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商务资源 > 商务文档 >

中国“百年家族”如何炼成?

2012-09-15 13:37 来源:《中国企业家》T|T

文 | 本刊研究部 关鉴 段明珠 编辑 | 杜亮

● 对中国的民营企业来讲,从今天起,认识到“家族传承”与“企业传承”的不同意义,正是时候

● 发挥家族委员会的核心作用,树立家族宪法的基本权威,是实现有效“家族传承”的两个基本点

● 家族事务和企业事务不要纠缠在一起;理性化的企业经营不受感情化的家庭关系左右是处理家族企业传承的根本准则

【主文】

6月底,希望集团为自己30岁的生日举办了一次庆典,某种程度讲这也是一次“家庭聚会”。自1995年“分家”以来,“言行美好”四兄弟再次聚首。策划和筹办活动的是刘永好一年来频频曝光的女儿、被视为新希望接班人的刘畅。她对《中国企业家》解释,其中有两个目的,第一,让外人看看希望集团“言行美好”四兄弟还在不在一起,齐不齐心,第二,希望集团是不是后继有人,第二代要集体亮相。

这既是一次企业的庆典,也是一次家族的庆典。

浙江大学家族企业研究所陈凌教授认为,中国民营企业正在模糊地形成家族意愿,也就是,对自己的企业来说,家族意味着什么,要不要成为一个“百年的创业家族”?民营企业家开始感觉到个人能力有限,他们过去是无意识地利用家族资源,现在则是有意识地生发重组、重整家族的意愿。

离成都市区不远的新津,希望四兄弟创业时的老厂还在正常生产,厂区里弥漫着浓浓的饲料味道,刘氏兄弟分家时,在股权意义上,这是唯一保留下的共有财产,成为希望集团“一体”的象征。厂子后来改建时,有人要推倒一排老旧的办公平房,被老三陈育新(刘永美)制止。与老厂一路之隔,是刘氏兄弟另一条家族纽带,原先集团总部的草坪上,矗立着他们父母的塑像,院子里的两层楼窗帘低垂,无人居住,但打扫得一尘不染,遇到年节,刘家兄弟经常带着子女回来,这里是家族聚会的场所。

中国人的语境里,上一次流行“家族”是和“四大家族”这样的政治词汇联系在一起的,而“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正是中国式的家族宿命。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社会更替中,几乎没有多少民间巨富能够沉淀下来。而放眼西方,罗斯柴尔德家族、福特家族、菲亚特家族以至丰田家族等等,代代相因,枝繁叶茂,亦成为中国新富的民营企业家仰望效仿的对象。以此,在5000年历史长河中,谁能成为中国的“百年家族”是一个有待破解的新鲜题目。

在时下初具实力的民营企业家们高唱的打造“百年企业”的口号里,往往能沥淅出对“百年家族”的隐隐渴望,而试图加入国际上百年家族的行列,现在仅仅还是一个起点。

从企业常青到家族常青

在华人世界的传统里,对一个老人,73、84是生命里的“坎”。距离84岁生日仅剩两个月,生意场上一直以来的“超人”李嘉诚终于对外宣布了自己身后的安排。财产一分为二,实业部分留给长子李泽钜,现金部分则用于支持次子李泽楷进行并购。二子一个在传统行业守成,一个在高新行业开拓,业务互不重叠和竞争,由是,在香港这座“李家之城”,涉及房地产、零售、电讯、公用事业,牵扯百万港民生计,一笔超过两千亿港元财产的分配尘埃落定。

在港澳“教父”级的企业家中,李嘉诚几乎是最后一个决定财产分配的。在他之前,新鸿基郭氏家族、新世界郑裕彤家族、霍英东家族、赌王何鸿燊家族都安排了财富传承。不过令人遗憾,这些超级富豪一生算计精妙,身后安排的实际效果却多不如意:创办人郭得胜去世不到20年,曾被称为香港最成功的家族企业之一的新鸿基,二代子女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联兄弟阋墙,后二者被廉署拘捕;实行家族“共产”的霍英东家族,长房幼子霍震宇因为争产,将所有兄弟姐妹都告上法庭;而一代赌王何鸿燊人尚在世,就已经指控子女谋夺财产。

华人最讲究家族伦理、薪尽火传,但频繁传出的“争产”和家族内斗,说明即使在具备完善制度环境和浸润了上百年商业传统的香港,像李锦记那样超过四代、成功传承的家族企业传承范本仍属孤例。

家族企业传承不易,巴菲特形容“这就像是让2000年的奥运游泳冠军去赢取2020年的奥运金牌”。美国布鲁克林家族企业研究学院的研究表明,约有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下一代,88%未能传到第三代,只有3%在第四代及以后还在经营。而另一项统计显示,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24年,碰巧创业企业的平均寿命也是24年。换句话说,多数家族企业甚至没有机会传给第二代,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家族企业。

在民营企业历史不过30多年的内地,家族企业的创办人多数还活跃在经营一线,少数处在第一代向第二代的传承过程中,基本选择子承父业的模式,重点也在于培养子女接班以及如何引入职业经理人。

由于建国后历次社会运动造成的财富断层,内地的家族企业将是第一次面临传承问题,并没有上一代的经验可资借鉴。胡润百富榜的统计表明,上榜的内地企业家平均于1960年出生,1993年下海,平均年龄51岁,子女21岁,由此推断,内地家族企业在今后5-10年面临传承高峰。

缺乏传承经验让内地家族企业聚焦在子女接班这一最现实的问题上,无暇考虑更复杂、牵扯更广的家族传承制度设计。国外经验证明,家族企业在经历第一代创业者、第二代创业者直系子女,到第三代堂兄弟姐妹联合经营时,就必须借助家族企业的制度设计才能完成传承目标。

但这并不是说,制度传承是内地家族企业20年后才需要考虑的问题。制度传承不仅是一些体现在纸面上的安排,必须通过家族成员反复实践才能内化为一套人人遵守的规则,而在背后支撑这套规则的家族共同价值观,则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建立。陈凌的研究发现,在有多子女可选择,社会稳定、父子两代没有重大价值观差异的东南亚华人企业,依然有30%不能在子女中选到接班人。而在推行独生子女政策、社会变化剧烈的内地,需要进行制度传承的时间很可能大大提前。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