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商界新知 >

揭穿硅谷神话:政府才是创新引擎?

2013-06-22 15:39 来源:搜狐财经T|T

  2013年6月,马里亚纳·马祖卡托在TED全球大会上演讲。

  相对于《福布斯》在超过96年时间里所代表的价值观(《经济学人》比那还要多出数十年),下面这段话听上去是完全的“异端邪说”,它是这样说的:全球经济真正的创新引擎并非在政府繁文缛节和苛捐杂税的丛林中杀出一条资本主义道路的企业。不,创新的真正引擎是政府。

  

揭穿硅谷神话:政府才是创新引擎?

  2

  你会说,这真是疯了。一个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或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抵得上华盛顿特区或布鲁塞尔十个西装革履的政客。如果我们让政府来打理投资和风险资本,我们得到的都是诸如索林佐公司(Solyndra)、菲斯克汽车公司(Fisker Automotive)以及协和飞机(Concorde)这样的失败案例。

  错,经济学家马里亚纳·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如是说,她是苏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的经济学教授。在她的新书《企业政府》(The Entrepreneurial State)中(在本周于爱丁堡举行的TED大会上,她基于这本书发表了一场振奋人心的演讲),马祖卡托指出,长期而富有耐心的政府资助是突破性创新的绝对先决条件。现在的系统要求纳税人承担一切风险,而私营部门却拿走了所有的好处(这令人想起在金融危机以及随后的政府救助中所发生的事情),马祖卡托表示,这其中肯定有不对头的地方。“通过不断把政府描画成又庞大又邪恶的利维坦(leviathan),我们遏制了增长并抹杀了摆在自己面前的机会。”她写道,“如果是纳税人为所有风险提供了资金支持,那么大家的回报又去了哪里呢?”

  马祖卡托用来揭穿神话的研究案例是iPhone,它是美国企业创新的图腾,其核心技术电容式传感器、固态存储器、点击式触摸转盘、全球定位系统、互联网、蜂窝通信、Siri、微芯片、触摸屏全都源自美国政府以及军方的研究努力以及资金支持。公众看到iPhone带来的红利了吗?不见得。马祖卡托表示,“虚心若愚,求知若饥”(“Stay foolish, stay hungry”,乔布斯名言,这里指代苹果译注)的天才们拿走了所有的收益,而苹果现在正因为没有在美国缴纳足额的税款或创造足够多高薪酬的工作机会而受到严厉批评。该公司的五年研发支出在销售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一直徘徊在2%-3%,而诸如诺基亚(Nokia)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这样的公司,其研发支出的比重分别达到9%和8%。史蒂夫·乔布斯的真正天才之处并不是研发新的技术,而在于把其他地方已经发明出来的技术整合起来,而那些技术的研发常常是由税金资助的。

  马祖卡托把矛头指向了制药行业。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向75%的革命性新药研发提供了资金支持,与此同时,大型制药公司却将大部分时间和资金用于研发仿制药物以及回购股份。马祖卡托还揭穿了虚张声势的风险资本家的神话。在她看来,这些人是搭便车者,他们等待政府揽下最花钱以及风险最高的项目,然后等到不确定性消失之后,就乘虚而入掠走所有的收益。对于索林佐公司的破产,她归咎于短视的风险投资思维,而不是政府的无能。正当索林佐公司筹备一项计划以应对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电池板价格大幅下跌时,风险资本家们撤回了自己的资金,并拖累了政府的贷款担保。

  马祖卡托表示,按照现在的情况,反政府的论调正在赢得胜利。美国和欧洲都在削减用于基础和应用科研的预算,而像中国和巴西那样的发展中国家,其在这方面的支出超过了1万亿美元。这让美国和欧洲陷入一种危险当中,即有可能在可再生能源、纳米技术以及太空探索这些关键增长领域落在后面。

  因此,马祖卡托认为,美国应该恢复向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以及能源部高级研究计划署(ARPA-e)这类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而不是削减联邦科研经费并把那些工作外包给私营部门。美国需要改革,让专利权流向公众以押注成功;需要使政府主持的投资工具拥有更多的透明度和测量手段;需要更多按收入比例还款的贷款(就像某些学生贷款)和对政府支持的公司进行直接投资的机会。这在芬兰是相当常见的做法,该国政府机构国家研究与发展基金(SITRA)留存着其投资诺基亚的收益,并拿出一大笔钱对更多的公司进行再投资。2012年,德国国有投资银行复兴信贷银行(KfW)发布了盈利30亿美元的年报。巴西国有开发银行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银行(BNDES)一直积极投资清洁技术和生物技术,该银行在 2010年取得21%的股本回报率。

  批评者会说,人们不应该给政府创造直接的回报,因为它已经通过税收形式拿回了自己的钱。不过,马祖卡托表示,这种说法忽略了一个事实,即逃税和漏税现象十分普遍,而且情况只会越来越糟。英国最近进行的研究表明,该国的税收缺口,或称流失的税收收入,达到了1,200亿英镑,这与英国的赤字规模大致相当。

  正如马祖卡托在TED大会上的发言,“如果美国政府曾要求获得互联网收益的0.5%,那将是一笔规模庞大的资金……下一阶段的增长就能够变得智能、绿色以及兼容并蓄,从而让硅谷的公立学校真正受益于科技热潮,因为事实上它们还没有得到过好处。”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