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管理宝典 >

“虾米”王皓7年抗争:当音乐理想照不进商业现实

2013-08-29 09:02 来源: 网易财经综合T|T

  

虾米网 CEO 王皓 音乐

  虾米网创始人、CEO王皓

  这是一个理想主义创业者和残酷现实之间,纠缠七年,也许还将更久的故事,这也是一个最终未逃脱巨头收购命运的典型创业者的痛苦、彷徨、幸福⋯⋯的百味杂陈。

  [这是钛媒体正推出的系列人物专访特写,“社会转型期的那些典型创业者们”的第三篇,这个系列的创业者,他们多已身为某个领域的“明星”,无论年龄,无论70、80,还是新兴一代的90后创业者,他们都已注定将被写入历史。上一篇参考阅读《谷艾米,来中国冲破那个可怕的互联网诅咒吧!》]

  北京东城区段祺瑞府旧址西院里热闹非凡。舞台上正在表演的是民谣二人组合“好妹妹”乐队,他们边弹边唱自己的作品《你飞到城市的另一边》,台下听众饶有兴味地听着。

  7月11日,这里人头攒动,挤满了著名音乐人和媒体记者。门口的巨幅海报上写着:“虾米音乐人平台发布会”,台上的表演嘉宾都是虾米音乐人平台的入驻艺人。

  王皓在台下安静地看着他们的表演。他是虾米网的CEO,刚刚在舞台上做了虾米音乐人平台的启动仪式讲话,开了一瓶酒,庆祝属于自己的这一天。王皓没有多待,穿过喧闹的人群回到了二楼,那里有一大群音乐人朋友在等着他。这些音乐人来这里并不全都是为了跟虾米谈合作,但他们的捧场让王皓感到了一些安慰。

  去年9月份的事件还历历在目。独立音乐人左小祖咒发了一条言辞激烈的微博指责虾米网,称乐迷付费给虾米网,自己却从未得到一分钱。由于左小祖咒的名人效应,一时间虾米网的版权问题再一次通过微博平台被推到聚光灯下。

  左小祖咒也不是第一个对虾米开炮的人。2010年9月,李志和周云蓬联合了十几位独立民谣歌手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共同抵制虾米网。时至今日,虾米网李志主页上的音乐部分仍空空如也。

  这些年,外界对虾米模式的非议从未消失过。

  虾米网是一家音乐分享网站,采用了一种“先收费、再解决版权问题”模式:用户上传高音质音乐到虾米网上,经由虾米审核、补全专辑和歌曲信息,完善曲库。用户可以在虾米上免费试听,也可以选择包月或者单曲付费的方式下载320K码率的高音质音乐,上传音乐的用户则给予体验点奖励。

  这种方式导致虾米在获取这些音乐之初无法保证获得使用授权,虾米网的解决方式是,把用户的购买纪录和下载收入记录在案,版权所有方上门索要使用费时,再将所得收入交给版权方、谈版权分成问题。

  这种“先侵权再洗白的方式”惹恼了一些音乐人,他们认为虾米这是“拿盗版卖钱”。正因为此,才有了左小祖咒、李志等人的抵制。

  王皓的心里五味杂陈。他认为自己的方式只是有些“超前了”,虾米并非置版权于不顾,而是想用这种方式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他在问答社区知乎中说,虾米的华语地区音乐的版权差不多已经齐全了。面对来自音乐人的关于“版权”问题的质疑,王皓感到有些心寒。

  这似乎是一个人、一个网站与行业观念的斗争。小虾米王皓已经与质疑、与传统的版权观念、与整个音乐产业的现状斗争了7年之久。2007年,王皓从阿里巴巴离职,与另外几个同事共同创办了虾米网,如今,虾米网已经有超过2000万注册会员,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乐社区之一。

  但是,七年后,今年,虾米网以不盈利,以及没有特别性感商业模式的现状,以并不大高的价格,卖给了王皓的老东家,阿里巴巴。

  在钛媒体曾经举办的一个[音乐创投机会]论坛上,音乐创业者们的梦想、坚持与艰难,投资者们的犹豫、不决、看不清,都成为极为突出的氛围,让创业者心情复杂。如事后钛媒体报道《创投人,活在这个乱象纷呈的互联网音乐时代》所言,互联网音乐时代刚刚开始,唱片业衰落但尚未被取代,数字音乐崛起但仍不是主流,版权和商业模式的问题仍有待解决。大胆地去接受“乱”的现状,恰恰是音乐创投人的事。

  用资本撬动和持续,继续探索未来主流商业模式,也许是王皓能够接受投资,委身出卖的最重要原因。

  王皓的新浪微博ID是“孩子气的南瓜”,“南瓜”这个称呼来自他年轻时候就喜欢的The Smashing Pumpkins,已经伴随他多年,现在仍印在他的名片上。这似乎意味着某种微妙的坚持和联系,关于个人情怀,还有音乐。

  这是一个理想主义创业者和残酷现实之间,纠缠七年,也许还将更久的故事,这也是一个最终未逃脱巨头收购命运的典型创业者的痛苦、彷徨、幸福⋯⋯的百味杂陈。

  改变行业的理想陷进现实牢笼

  这个时代,传统音乐产业正在经历着黎明前的黑暗。整个行业的生存环境迅速恶化,又被互联网盗版音乐无止境地放大。2000到2010年的十年间,音乐行业的颓势从若隐若现到不可阻挡。

  大的唱片公司尚且艰难度日,更不用说独立音乐人了。大学时,凭着对音乐的热爱,王皓跟几个同学组了一个乐队,任吉它手。临近毕业,成员各奔东西,他无奈地发现,自己在音乐方面可能并没有天赋,而是更擅长组织工作。于是,大学毕业之后,他开始利用空闲时间义务帮杭州地下乐队联系酒吧演出,一做就是十年。

  王皓把自己的年少时代定义为“叛逆”。大学刚毕业,他不顾父母的反对,跟后来虾米另一个联合创始人朱七(本名:朱鹏)租了一个120平米的大房子。每个礼拜,乐队的朋友会到家里来聚餐,开party。那个时候,王皓靠在网站上卖乐器为生。工作日照顾网上的生意,周末就去组织乐队演出,在那个房子里,王皓经历了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这个时候,杭州的地下乐队和酒吧正在品尝苦涩。因为收入少,酒吧的音响质量、乐队演出质量都无法得到保证,加上2001年开始杭州的大学陆续搬离了市区、大学生听众流失严重,很多音乐人为了养家糊口而被迫放弃音乐,在杭州的独立音乐人日子越来越难过。“太心酸了,看不下去了。”王皓感到心灰意冷。

  王皓的网上琴行生意也做不下去了——利润率下降和同行的价格战让这门生意走到了头。他毅然关掉了网站,加入了阿里巴巴集团当了一名工程师。那是2003年。

  当3年后王皓想要走出阿里巴巴创业的时候,马上又把它与音乐联系在了一起。2006年,他想到了虾米的点子,讨论了一年之后,2007年虾米网正式上线。

  在中国,互联网音乐创业这事儿有多难?有这么一个数字统计:过去十年间,国内所有和音乐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从投资人那里获得的投资只有5000万美元。相比之下虾米网还算是幸运了:2008年,虾米获得深创投的投资,2010年,又拿到了盛大1000万人民币的投资。

  这是王皓跟无数家风投接触后的结果。

  多数投资人听到王皓是做音乐的,头就摇得像拨浪鼓:“你想得太简单了,该干嘛干嘛去吧。”王皓这几年,为投资奔波,心力憔悴。

  虽然拿到了投资,虾米仍过得紧紧巴巴。这是因为,在经过了最初的无版权阶段后,虾米一直在跟唱片公司接触支付版权费用。千分之五的付费率根本不可能负担版权支出,王皓说,虾米每年支付的版权费用是收入规模的十几倍。

  国外同行的现状也并不乐观,主流音乐服务提供商仍在亏损。

  还做不到与传统观念一刀两断,只能抬高观念的水位

  传统音乐产业和它背后的商业模式放到21世纪已经是老古董了,它们被互联网的速度抛在身后。有一次,虾米跟环球唱片合作,对方通知他们某艺人的新专辑先不要上市,要等美国先发布,必须等一个月。然而,正版上市的时候,专辑里的歌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互联网上的盗版到处都是,大家早都会唱了。

  这只是目前互联网音乐和传统音乐产业矛盾的一个缩影,也是双方角力的战场所在。这种模式催生了传统的版权观念:当一首歌曲从音乐产业链条(通常包括创作者、出版方、表演者、唱片公司以及相关的版权管理机构)上生产出来后,只有从版权所有者处获得了版权许可,第三方才有权使用,否则就会被视为侵权。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