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商界新知 >

商人“无为”境界:“求财”时懂得“疏财”

2013-11-17 12:31 来源:中国商人T|T

  “圈地”时代的商业法则

  每年,苏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都会收到“佑镇基金会”送来的数以百万的救助款,用于治疗那些很有希望痊愈却困于医疗费的患者。基金会主席萧祁陵先生常常来到楼下的候诊大厅静坐,想起父亲萧佑镇也是在这里查出肝癌,不到三个月就走了,他开始沉浸在对过往岁月的缅怀之中。 父母在萧祁陵很小时就离了婚,从小,萧祁陵就跟着做生意的爸爸生活。对于童年,他没有任何关于母亲的记忆,那是一个众人熟悉,自己陌生的符号。就像是家里别墅的门牌号,只知道自己从那里出来,却没有多大的关联。萧佑镇在70年代末期就开了一个家具加工厂,他把心思都放在了那里,于是,年幼的箫祁陵早早地跟在四处奔波的父亲身边。也正是如此,当他在19岁失去父亲时,能够很快顶下“旭阳家具”的整个摊子。工厂没有因为萧佑镇的离世而一蹶不振,箫祁陵的敏锐目光和无拘无束的思维方式让这家企业从一个平庸的作坊,一跃成为浙江地区最优秀的家具生产企业之一。

  萧佑镇时代的“旭阳家具”生产的还是传统的“桌、椅、床、柜”四个种类的十几款产品,主要销往附近的家具店。那是一个“圈地”的时代,整个社会开始逐渐由阶级斗争向经济增长转型。人民群众的生活逐渐变得多姿多彩,点缀居家生活的家具成了社会上的畅销货。萧佑镇把大量精力用在渠道建设上,为了一笔生意他能够当场喝下一斤白酒。分销商家里的红白喜事,萧佑镇总是第一个去,最后一个走。豪爽仗义的性格,让他拥有了众多“兄弟”。

  这样的奔波劳累果然让企业拥有了丰富的销售渠道。1993年,“旭阳家具”实现年产值过千万元,但也在这一年8月,萧佑镇因腹痛难忍到常州第一人民医院(后改为苏州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进行检查后,发现肝癌晚期。各种治疗手段过后,萧佑镇从一个强壮的中年汉子迅速枯萎成一个枯槁的老年人。他对儿子说:“工厂以后就靠你了,我帮你打下了江山,但没来得及教你怎么坐这个江山。你记住,‘马上得天下,不可马上治天下’。工厂今后就是你的家,而员工就是你的家人,千万要善待他们。经销商已经够多,你可以不必像我这么辛苦拓展,但不可以忘记自己为什么能够获得他们的信赖。”咳嗽了几声后,萧佑镇继续说道:“他们都为‘利’来,人情只是微不足道的砝码,只有给他们‘利益’才会一直依附我们。”箫祁陵点点头,送上一杯温热的开水,父亲喝了一口后,勉强欠起身子:“今后的家具除了实用以外,对于美观的要求会越来越重要。我生病前去了一家贸易公司谈生意时,看到那里的国外家具样品。一件件就像是工艺品一样,不仅实用还美观大方。我相信,未来国内的家具也一定会向这个方向发展。你可以先做出口加工,向老外多学点技术,然后再把我们的设计能力提上去。这样子,你不但可以赚外汇,还能应付将来的竞争。”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萧佑镇有些喘不过来,右腹部的疼痛再次袭来,他不得不打一针止痛剂。睡下之前,他对箫祁陵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是做家具的,我却没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对不起!”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交到箫祁陵手中,就昏昏沉沉地睡了下去。

  医院过道略显昏暗的灯光下,箫祁陵拿出那张泛黄的照片。三寸的照片有着那个时代流行的波浪式白边,中间是两个年轻夫妇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丈夫一看就是萧佑镇,他穿着一件灰色卡其布西装,清瘦的样子和现在病床上的父亲反而有几分相像。那么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妈妈了,她面带微笑,大大的眼睛闪耀着幸福的光芒。再看她怀中的婴儿,原来自己曾经被母亲这样温柔地抱过。这么和谐的画面,就是“家”的感觉吗?没有谈判中的底线争夺,没有合伙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没有迎合官员的阿谀拍马。只有人与人之间简单的依靠,就洋溢着跃然纸上的温情。箫祁陵轻轻将照片收进口袋,他,还理解不了。

  从私营企业主

  向优秀企业家转变

  那天,萧佑镇再也没有醒过来,在吗啡的麻醉下阖然而逝。箫祁陵成为了“旭阳家具”的总经理,接过了父亲留下的家具产业。他从小跟在父亲身边,对于工厂的事情了如指掌,元老、员工们对他继位也心服口服。他上台伊始就将稳定经销商作为工作重心,按部就班地逐个拜访。两个月下来,他度过了父亲不在的第一道门槛,经销商们重新聚拢到了他的旗下。

  接着,他开始频繁接触各种贸易公司,争取外贸订单。然而,外贸单的产品虽然漂亮,做起来却并不容易。原来的家具,只用简单地集中原材料就可以完成,而外贸单往往增加了许多五金件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原材料。有的椅子要在雕花铁件框架上铺藤面,有的桌子要抛出半球面的支撑点,有的茶几要在玻璃、金属支架和木质底座之间进行组合。师傅们是传统工艺出身,几十年来都是用原木、笋扣和插销来做家具。他们看不惯用胶水、螺丝和夹板做出来的产品,自然对这样的生产工艺很排斥,加上年纪大,学习新事物能力弱,就开始产生抵触情绪和举动。几个老师傅找箫祁陵反映情况,说工厂创立至今,都是传统工艺,一下子增加新工艺大家吃不消。箫祁陵年少气盛又新官上任,丝毫容不下别人对自己既定目标的阻碍。他立刻辞退了其中3位老师傅,一时间,其他员工都敢怒不敢言,工厂总算安静了下来。但是,企业毕竟不是独立王国,虽然能禁言却不能禁足。工人们都是熟练的技术人员,根本不愁找不到工作,附近的其他家具厂就是不错的去处。

  一个月后,工人流失33%,工厂产量下降50%。外贸单都有严格的交货期限,到时未按量交货就要赔偿损失。赔钱后,箫祁陵这时才知道自己的鲁莽要承受怎样的后果。当他恭敬地向跟了父亲十几年的副厂长赵师傅询问对策时,赵师傅叹了口气:“萧总,以前老萧在的时候,对大家像兄弟一样。工人们全部看在他的面子和感情,才在这里继续做下去。你一上台,就用这个规定,那个规定约束大家,自然有人受不了。”赵师傅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把头垂得更低的箫祁陵,继续说道:“当初,老萧和我说起过外贸单的事情,我也同意他的观点,确实外贸货代表着未来家具发展的方向。可是,并不能因为这样就立刻把我们手头的产业丢掉啊!”说到这里,老赵捏着烟头,丢到了地上。箫祁陵看着老赵,点了点头。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