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企业研究 > 企业战略 >

邓亚萍离开“即刻搜索”背后:战略定位问题

2013-12-04 11:48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T|T

  18次世界冠军、剑桥博士、申奥大使……这些灿烂光环曾让邓亚萍风光无限。2010年,在这些光环的驱使下,她登上了人民搜索(后来更名为“即刻搜索”)总经理之位。

  一度信心满满的邓亚萍,期望在搜索领域创造另一项辉煌战绩,如同她“快狠准”的乒乓技术般所向披靡。三年之后,“花光了20亿元”的传闻以及她面对公众质疑的持续沉默,让邓亚萍面对很多压力。

  “可能的话,这两天会去看看邓亚萍。在这个理不清的混乱时候,她还是顾全大局的。”对“即刻搜索”较为了解的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本报记者了解到,“即刻搜索”已搬到了北京南五环外的大兴区,那里是新华社旗下盘古搜索所在的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邓亚萍则继续履行着自己一直兼任的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职责,正常上班。本报记者一直试图联系采访邓亚萍未果。

  2亿投资?

  登录即刻搜索首页,目前仅保留新闻、网页、图片及地图四项服务,此前推出的“曝光台”、“食品安全”、“医药”、“视频”等几个产品已下线,盘古搜索同样只保留了新闻、网页、图片及地图四项服务。即刻搜索的网页和地图搜索结果直接跳转至盘古搜索,而盘古的新闻和图片搜索结果则跳转到即刻。

  即使已经出现上述变化,“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重组为一家新公司的消息始终未经官方渠道正面证实,即刻搜索前中层李兴(化名)告诉本报记者:“这可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一些未辞职的老同事依然在正常工作。”

  “从搜索市场而言,重组为一家公司是没错的,只是更多人在感慨,一个‘体制内’所属企业在试图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怎么就夭折了?”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说。

  “事实上,即刻搜索前期投入也就2亿元,这个数字是去年年底我所知道的。固定资产的投资没多少钱,这些钱更多是花在人才的储备上,最多的时候有600多人。”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偶尔路过曾经工作的北京东三环环球金融中心这幢高档写字楼,李兴多少有些恍惚,因为在辉煌时候,曾有几百人穿梭在那里的16层。“说是为梦想,有些矫情,但最初,的确是有一股冲劲。”李兴说。

  当然,这种热情是“国家搜索”最需要的。“其实,‘国家战略’的概念提出是有一定道理的,俄罗斯的Yandex的市场份额占到60%,韩国的Naver占的份额更高。但‘互联网安全战略’具体怎么弄,大家都没搞明白,有人提出弄搜索,结果出来两个,差不多时间,人民网(行情,问诊)推人民搜索,新华网搞盘古搜索。”上述知情人士说。

  互联网老兵宫玉国就成为人民搜索2010年创立之初的元老和业务负责人,曾负责人民搜索最初的一系列运营事务。

  2010年9月,邓亚萍出任人民搜索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凭借强大的个人影响力,邓亚萍的“临危受命”在一定程度上给“人民搜索”带来了巨大的传播效应。“邓亚萍本人是很认真勤奋的人,她把人民搜索当作了重要事业。”葛甲说。

  从当年9月19日传出相关消息开始,10天内关于“人民搜索”和“邓亚萍”的搜索结果便飙升至128万条。据本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单是2011年公开的报道中,邓亚萍参加与互联网相关的论坛、会议多达数十次。

  “她试图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融入到互联网圈子里,但比较戏剧性的是,邓亚萍几次演讲时,台下都有人在笑,因为这个圈子只认你做出了什么东西。”知情人士表示。

  没有互联网从业经验的邓亚萍还是比较崇尚技术的力量。2010年9月,邓亚萍曾咨询李开复,李开复给她开了个名单。在邓亚萍的团队里,不仅有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刘骏、谷歌总部数据中心原工程师王江、谷歌安卓系统1.0版创始人之一钱江等一长串明星阵容,中层管理者也有从百度等公司挖过来的。

  邓亚萍也亲自在高校招聘人才。李兴说:“即刻搜索给我们的待遇等各方面都是不差的。”这些待遇包括给不少员工解决北京户口。

  艰难的探索

  有冲劲、韧劲并有社会知名度的邓亚萍与一群有着技术背景的高端人才强强联合,为何让“即刻搜索”在三年后“消失”了呢?业内人士认为,首先是“战略定位”有问题。

  人民搜索面世伊始,就冠以“国家搜索”名头。人民搜索的投资方为人民日报社和人民网。

  “因为邓亚萍初期的确也说了些‘无伤大雅’但却成为‘笑话’的话。而圈内人更没有把人民搜索当作一个竞争对手看待,这是最为尴尬的地方。”知情人士表示。

  比如,邓亚萍曾经这样评价过百度:“我们(人民搜索)本身代表的是国家,最重要的不是赚钱,而是履行国家职责。你不用打败我们,你应该多帮助我们,多给我们出主意。”

  这种“体制内”的烙印就像是“双刃剑”,使得即刻搜索走得很“艰难”。

  “客观地说,人民日报社的体制改革相对靠前,包括资产剥离产权分明,做得非常不错了,即刻搜索作为人民网的子公司,最初大家对未来颇有展望,不排除可能独立上市。”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曾有记者问及对即刻搜索在盈利方面有什么要求时,邓亚萍也回答说:“当前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建设拥有自己知识产权的搜索引擎技术平台。我们一直围绕这个目标在努力,先把基础打好。”邓亚萍坦言,前期靠国家给予资金支持,但她坚持称“最后一定要走向市场”。

  “作互联网,你可以没有草根经验,但要有草根思维。我相信即刻搜索的技术没有问题,但产品好是需要有流量的,而流量则是需要渠道建设与投入的。”葛甲说。

  流量的获取需要巨额资金。百度2013财年第三季度财报称,百度第三季度流量获取成本(TAC)为人民币10.39亿元。从本报记者获取的信息来看,即刻搜索的2亿投入显然非常有限。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