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管理宝典 >

冯仑:深谙官场之道 知道哪些可以说了不做

2013-12-05 10:18 来源:: 网易财经综合T|T

  知道冯仑的人,未必知道万通地产,正如知道任志强(微博)的人,未必知道华远地产。

  冯仑出了两本书,第一本叫《野蛮生长》,第二本叫《理想丰满》,写尽中国民营资本的过去未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周其仁教授看了之后,说这是同类书中写得最好的。

  这更像是说书的文字记录。每次他要讲一个主题,就会在公司宣传,谁爱听谁报名,然后几个人一碰头,在书房里一坐,冯仑就开始哇啦哇啦地讲。讲完了录音稿让速记员整理出来给他,他改一遍就算确认了。有人说,他的书很口语化,就跟坐在对面一样,那是因为这些内容就是他讲出来的。

  但他这些内容也不真是那么随便讲的。“他是一个对文字要求很高,有文字洁癖的人。”一位万通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所以他也不愿意让别人代笔,他也看不上别人写的发言稿,这跟他在中央党校任教时对文字和语言有过专业训练有关。

  镜头面前的冯仑,大都戴副眼镜,穿着西装或夹克,像个大学老师。如果他着一袭中式服装,还有几分仙风道骨。他是最早一批体制内下海的官员,也是当年海南地产市场最早的弄潮儿。

  冯仑是一个企业家,又被称为NGO(非政府组织)专家、商业界的思想家,身上兼具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特质。他被誉为通晓官场的游戏规则,了解政治的底限,他知道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以及哪些可以做了不说,哪些可以说了不做,哪些则是既不能说也不能做的。

  “资本家的工作岗位,无产阶级的社会理想,流氓无产阶级的生活习气,士大夫的精神享受;喜欢坐小车,看小姐,听小曲;崇尚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这是冯仑对自己的定义,通俗得略有粗俗的味道,但听者往往觉得准确、生动。

  他还解释说,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四大理想:“起它一个号,坐它一乘轿,刻它一部稿,讨它一个小。”一样的通俗、火辣、酣畅,正是冯仑的语言风格。

  王石说:“冯仑这个人,聪明绝顶,侠义肝肠。嬉笑怒骂皆文章,百计千心成万通。”一位早年在海南一起创业的万通六兄弟之一感叹:身边再无第二人能像冯仑那样,与之聊天快乐而有趣。

  他的影响并不仅限于商界和朋友之间,更深入大众。冯仑的话,粉丝们爱称为“仑语”。

  11月下旬,万通六兄弟之一的潘石屹过生日发微博:“我50岁了,冯仑送我50万棵树,种在阿拉善,由会长任志强负责监督实施。冯仑大包大揽说,今后我的悼词他来写。但他比我大3岁。”此时,离六人当年在海南创业,已经过去了20年,大家各自发展,境遇悬殊。

  早期开发商

  冯仑给外人的印象是爱说荤段子,谈理想、谈男女、谈人生、谈政治,无所不谈,“但他在本质上还是一个生意人”,一位与冯仑有商业合作的人士称,“而且还是个较真的生意人。”据说,冯仑私下为人谨慎,并不随意开玩笑。

  很多人都不知道,冯仑和万通才是中国开发商的鼻祖,是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海南地产泡沫,并从满地骸骨中爬出来的人,当时聚集到那儿的是全国各地最失意和最有梦想、最不安分的人。

  1988年,冯仑原本受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委派,去海南筹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此后人事变动、几度辗转,冯仑跟王功权、王启富、刘军、易小迪和潘石屹六个年轻人啸聚海南,成立了万通公司。“万通”这名字是冯仑取的,取义“路路通”。

  公司开张后,冯仑是大哥,负责排座次、定规矩、建立思想统一战线,还牵头完成了第一单别墅生意。很多个夜晚,在海风里、椰子树下,长发飘飘、穿着大裤衩的冯仑常做的事,就是找一帮朋友边侃大山边在大排档吃宵夜。

  那时候正值海南地产水涨船高,开发商“天天过年、夜夜结婚”,万通的业务发展也很快。

  于是从1995年开始,万通施行多元化战略,迅速把业务分散到北京、上海和长春,冯仑参与创建了中国民生银行[-0.81% 资金 研报]并出任创业董事,完成了对陕西省证券公司、武汉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东北华联等企业的收购及重组,1994年甚至在美国投资了网络公司亚信。

  万通在几年内总资产增至30亿元以上,一时间风光无二。冯仑回忆说,男人很享受这种东奔西突的感觉,很像半夜急行军时被前呼后拥,感觉最好。

  但业务整合问题随之而来,万通的家底根本驾驭不了如此庞大而复杂的业务,1995年公司负债3亿元,六兄弟对未来的发展出现严重分歧,冯仑威信受到挑战,这也为后来分家埋下伏笔。

  在一番痛苦磨折之后,万通决定“自我革命”,按照“舍”字进行瘦身,将非地产主业一概剥离。

  此后十数年,万通在冯仑的主导下一路尝试了“美国模式”和“嘉德模式”,从纽约世贸中心到台北2011大厦,施行了绿色战略和立体城市等新概念。然而从本世纪初至现在,万通在开发商的队伍中仅排中等,在业务规模上已经退出了第一梯队。

  冯仑在被媒体问及此事时,显得不以为意:“我现在不拼刺刀,那是因为我拼过刺刀。”

  从海南地产泡沫中脱身,盲目扩大战线几乎翻车对他此后20年从商做人影响很深,他一直记着成千上万家开发商一夜之间消失的场景。一度,他在书里浓墨重彩描述中国民营企业的各种死法,感叹社会变革的摩擦期充满风险。

  他一直推崇企业采取反周期的措施,“别人办丧事的时候你办喜事,别人办喜事的时候,你居安思危,做好离婚准备。”

  他也推崇“商业模式的变革”,认为传统房地产业的特点是“五高”,即高负债、高存货、高资产、高风险、高回报,是没有前景的,开发商的出路应该是走美国模式,向价值链的上游走,做社区型商业中心,做CBD商业中心,变身为服务业、金融业。

  事实证明,虽然万通所倡导的模式的确是成熟市场的主流模式,但是至少中国在现阶段还是品牌、品质导向下的快速周转为王,而对比万通的保守,中海、龙湖和恒大这样的新兴力量却趁机狂飙突进,后来居上。

  一般来说,住宅公司的销售额是净资产的两倍三倍比较合适。而四年前恒大上市时负债率是780%,绿城上市前负债200%,龙湖上市前负债230%,如果在资本市场的小阳春中没上市,有些公司可能就没了。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