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商界新知 >

中国中铁总裁离世凸显心理健康问题亟待重视

2014-01-13 12:2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T|T

  昨天,深圳腾讯一名员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接受心理关怀,有国家级心理咨询师提供一对一咨询,还承诺绝对保密。

  “心理按摩”已经不再是世界500强的专利,尤其是在近年来一些企业高管健康亮红灯的背景下,中国中铁(行情,问诊)(601390.SH)执行董事兼总裁白中仁的离世引发外界惋惜之余,亦再度将心理健康问题引入公众视野。

  本报记者采访获悉,除了众多外企在中国的分公司外,深圳的大型企业如华为、中兴通讯(行情,问诊)(000063.SZ)、腾讯以及一些国企也通过引入员工帮助计划(EAP)加强员工心理关怀,北京、上海等地的一些政府部门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 除了众多外企在中国的分公司外,华为、中兴通讯、腾讯以及一些国企也通过引入员工帮助计划加强员工心理关怀,北京、上海等地的一些政府部门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

  但是无论从观念还是资源配置上说,目前的心理健康产业还远不成熟,“为了避免误解,我们一直在弱化心理咨询,而是称之为一种心理关怀、精神关怀。”深圳林紫心理咨询师孟永健说。有心理咨询机构人士称,心理咨询机构外包的服务使用率不高,引入心理咨询师驻点的,反倒预约很积极。

  企业购买服务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白中仁是在1月4日下午从自己家中楼上跳下,经抢救无效逝世。而相关媒体从其家属处了解的情况是,白中仁近来患有抑郁症。

  当抑郁再次只能以死亡来终结时,我们无法再次漠视名嘴崔永元的那句话:“抑郁症离我很近,近得像亲兄弟。”

  “高压职业”是否抑郁多发?一些专家并不认同。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副院长王向群告诉本报记者,抑郁症没有行业特点、没有特定人群,无论是从事精神高压工作还是没有精神压力的普通工作,都有可能患上抑郁症。

  王向群透露,北京做过一个调查,在成年人群中,正在发病的抑郁症患病率为3.31%,终身患病率(曾经患过抑郁症但已经治愈)占5.85%。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数据显示:2012年年末北京常住人口2069.3万人,由此估算,正在发病的抑郁症患者可能达到68.49万人。

  在王向群看来,导致抑郁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包括生物学因素,如遗传及大脑神经递质代谢异常;心理性格因素,如适应能力、承受能力差;社会环境因素。“它和高血压一样,是病就需要药物治疗。而且是可以治愈的,只要是早发现早治疗,都没有问题。”

  在现代工业化大生产营造的高压、高强度工作环境下,心理疏导亦成为各大企业必须直面的问题。EAP的主要功能即在于此,其全称是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员工帮助计划,企业向心理辅导机构购买服务,为员工提供的系统的、长期的心理援助与福利。

  EAP最早起源于20世纪初的美国,1998年,EAP伴随着宝洁、诺基亚等跨国公司进入中国。2001年,国内企业联想等也开始率先尝试EAP服务。

  总部位于上海的林紫心理咨询机构的EAP项目主管李雪梅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危机干预只是EAP服务的一个方面,在员工招聘、企业裁员、员工职业生涯规划、离职干预等各方面,EAP都能发挥作用。一年期的EAP合同因为包括的服务不同,价格也有所不同,每家企业的价格从20万元到200万元不等。

  金融房地产业“心理按摩”

  不只是腾讯,华为的员工同样能享受到“心理按摩”。一名深圳华为总部的员工对本报记者说,公司有位高管兼任首席健康安全官,负责员工的健康、环境、食堂、班车等生活问题。同时,华为也引入了EAP项目,设置了热线电话求助心理专家。

  本报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曾发生员工“连跳”事件的富士康也会请心理咨询师对企业员工进行心理辅导培训,判断出有心理问题的潜在人群,转到专业医院精神科或心理咨询机构接受进一步治疗。

  相比之下,一些中小型企业对员工心理援助并不重视。孟永健说,比如在一些合资企业中,外方经理认为一定要引入EAP,中方经理认为不需要,但是即使引进了,实施起来中方也不太重视,会带着质疑的眼光。

  “中小企业宁愿让员工出外旅游或参加户外拓展。”李雪梅说。

  即使是林紫这样在业内小有名气的心理咨询机构,多和国外健康管理公司合作,承接这些公司在大中华区的客户订单,其国内公司客户也比较少。

  孟永健说,在中国,目前已使用EAP服务的企业,估计还不到企业总数的5%,主要分布在金融、IT、电子制造、医药和房地产行业。北京林紫的心理咨询师汤蔚说,在金融行业,员工普遍压力很大,部分员工甚至出现了明显抑郁倾向,因而金融公司会更多地去考虑寻求EAP的帮助。

  EAP这项员工的精神福利即便在一些本土中小型企业得以推广,有些也带有“功利性”,一些企业主更关注的是,能否借此提升员工绩效,降低企业成本。比如,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一名心理咨询师近期就给一家电信运营商呼叫中心的员工做了一期培训,企业希望解决年末员工的流失问题。

  “这和中国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关。”孟永健说,越来越多的公司认识到员工的心理健康水平和工作效率直接相关,但真正想到用EAP项目来解决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

  产业现状

  心理健康辅导,依然是一个值得挖潜的产业。2013年10月份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加快发展心理健康服务,培育专业化、规范化的心理咨询、辅导机构。

  目前,世界排名前三位的EAP公司都在中国设立了分公司。但国内EAP市场也存在不成熟、不全面、专业化程度不高的缺陷。国内EAP公司多是由管理咨询公司、心理咨询机构转型过来,而更多健康体检机构和大型保险公司也开始涉足EAP服务。

  “目前民营体检机构没有设置心理健康自测这个项目,在北京只有七八家医疗机构设置了这个体检项目,但是企业很少选择。”北京体检中心前主任杜兵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称,目前健康体检中,在征兵以及公务员群体中会有心理自测这个项目,其他很多领域都还没有展开。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缺乏精神科医生。“澳大利亚每10万人中有14个精神医生,中国只有1.3个。”杜兵表示。《2012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2011年,我国精神科执业医师在所有分科执业医师中占比仅为1%,这一比例较2005年还下降了0.3个百分点。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