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商界新知 >

白中仁自杀背后的中铁困局

2014-01-16 16:37 来源:时代周报T|T

  白中仁死了。

  1月4日,新年伊始后的第一个周末,上午才从办公室加班回来的中国中铁(行情,问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中铁”)总裁、执行董事白中仁从四楼的家中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54岁的生命。一时间舆论尘嚣四起,将负责铁路建设的中国中铁推向了风口浪尖之处。

  白中仁的死因是引爆舆论的焦点所在。据家属透露,白中仁近期患上了抑郁症,而外界纷纷揣测是因“公司负债高、个人压力增大”所致。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中国中铁的否认,事发三天后,中国中铁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债务状况正常的,风险属可控”。

  但不容回避的是,居高不下的高负债率和应收账款已经成为压在这个特大型企业肩上的两座沉重大山。根据中国中铁财报显示,截至2013年9月30 日,公司资产负债率为84.84%,中国中铁应收账款则高达1149.31亿元,远高于与中国铁路相关的其他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数额。

  事实上,随着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导演的“高铁大跃进”落幕,对于业务高度依赖铁路市场的中国中铁,其经营问题也正日渐凸显。同时,时代周报记者也注意到,因为现金流紧张,2013年末中国中铁旗下多家基建子公司均上演了建筑工程讨薪事件。

  业务高度依赖铁路市场的中国中铁,其经营问题也在逐渐凸显。倒逼之下,“多元化”成为中国中铁摆脱困境的重要筹码,房地产开发和金融业务随之被相继提上议程。不过,被寄予厚望的房地产业务并没有为中国中铁带来丰厚利益,最初所定下的目标亦迟迟未能实现。

  逝者已逝,但这艘钢铁巨轮依然要负重前行。对于临危受命暂代总裁职位的现任董事长李代进而言,中国中铁这艘巨轮将驶向何方,如何避开前行道路上的暗礁恶浪,或许是他现在就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总裁之死

  若无意外发生,23天之后便是白中仁两年任期届满之日。

  “他之前在B座办公,最后一次看到他是在一个多星期前了,挺可惜的,工作确实很认真负责。”一中国中铁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说平时经常与白中仁在公司碰到,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69号的中国中铁总部并没有因为总裁的突然离世而发生异常,除了消息流出后公司股价的大幅跳水外,其他工作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现在网上关于这件事的消息很多,我们内部倒没太多讨论。到底是什么原因也都说不准,毕竟是私事。”另一中国中铁内部工作人员表示。

  1月11日,在中国中铁官方网站上,白中仁的相关照片被悄然撤下。这位早逝的总裁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定格在了2013年12月31日,当天白中仁及中国中铁副总裁戴和根一行在广西南宁会见了当地市委书记余远辉,彼时白中仁还表示,中国中铁希望能抓住南宁的发展机遇,继续在市政工程、轨道交通、基础设施等领域,与南宁市展开合作。

  梳理白中仁的工作履历,其事业轨迹一直都与“铁路”紧密相连。1983年从兰州铁道学院毕业后,白中仁被分配到了铁道部第一勘测设计院,在此工作了十余年,其间完成了从见习生到高级工程师的快速成长。1995年,白中仁由技术工作正式转向官职,升任中铁一局副局长、中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事。

  此后,白中仁的仕途便一帆风顺,先后担任中国中铁大股东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济师,中铁建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并于2007 年 9 月进入中国中铁,三年后被任命为公司执行董事、总裁、党委副书记直至意外去世。

  细数2013年白中仁的行程,“忙碌”是这位被员工称赞“认真负责”的领导的主要状态。他连续多次前往兰州、南宁、福州、成都等地参加项目调研和洽谈合作,还曾在4月份远赴非洲刚果(金),为中国中铁旗下的中铁资源绿纱公司投产仪式剪彩。而就在9月10日,白中仁还被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组织评选为“全国优秀施工企业家”。

  “我们听了都非常意外,他本来可以走得更远。”上述中国中铁内部人士感叹道,他说白中仁在集团内部评价不错,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月底两年任期满他还会连任的。

  负债率居高不下

  虽然外界所倾向的“高负债致死”这一说法过于武断,但随着“后高铁时代”到来,铁路投资减速引发的多米诺效应,让中国中铁从资金到生产经营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困局。

  根据中国中铁财报显示,截至2013年9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为6265.57亿元,负债总额为5315.9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4.84%,高于2012年83.92%的负债率和2011年82.64%的负债率。

  而作为中国中铁的最大客户,被称为“中国第一央企”的中国铁路总公司同样也背负上了巨额的债务。根据铁路总公司发布2013年三季度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9月底,中国铁路总公司总资产4.84万亿元,负债3.06万亿元,资产负债率上升63%。

  “公司的负债水平跟同行业公司相比差不多,处在可以控制的阶段。”对于以上问题,中国中铁董秘办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而中国中铁旗下中铁九局的一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是整个铁路基建板块普遍现象,不光中铁一家。前几年公司投融资项目比较多,可能也是导致目前高负债的原因之一。”

  负债率迟迟不见下降的另一边,是中国中铁的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截至2013年9月30日,中国中铁应收账款达1149.31亿元,而同样依赖于铁路总公司开展主营业务的其他三家上市公司,即中国铁建(行情,问诊)、中国南车(行情,问诊)和中国北车(行情,问诊),其2013年第三季度应收账款则分别为710亿元、313亿元和325亿元,远低于中国中铁的巨额应收账款。

  “应收款不到账,加上高负债,就导致中国中铁的现金流很差。”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他表示,中国中铁的负债率并不算高,因为大规模建设需要投资,负债肯定增加。但关键是,投资后能否创造效益。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3年末中国中铁旗下的中铁六局、中铁八局、中铁十局等多家子公司均上演了建筑工程讨薪事件,而在新浪微博等多个社交平台也不乏相关讨薪、追工程款的内容出现。

  中国中铁的财报数据也验证了赵坚的这一说法,截至2013年9月底,中国中铁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22.1亿元,而2009年-2012年,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是188.6亿元、9.6亿元、-134.8亿元和-41.9亿元。为何2011年之后,中国中铁如此“缺钱”?

  2011年受益于国家四万亿投资,铁路行业一路高歌猛进,但事实上,不少项目开工后却缺乏后续资金投入。据媒体报道,当时全国有50多个在建项目处于停缓建状态。不仅如此,同年“7·23”动车事故发生后,中国中铁于2010年启动拟募资约62亿元的定增计划也宣布放弃,“资金难”成为中国中铁绕不开的一个话题。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2013年中国中铁在建和新增各类投资项目约 880 亿元,扣除部分存量运营资金和在建投资项目回款,全年预计新增资金投入约 350 亿元。这些项目几乎都需要通过贷款来获得足够的资金,中国中铁也在2012年年报中表示“为保障公司业务和投资项目的持续健康稳定开展,公司将采取多种措施筹集资金”。

  对此,李长进曾对媒体坦露,2013年是“非常痛苦的时期”,公司现金流或会录得负数,但到了2015年公司现金流会大幅上升,亦无需借债。

  房地产业务进展缓慢

  事实上,当前几年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大规模投入的盛宴过去之后,中国中铁就已经意识到高度依赖铁路市场对企业经营产生的影响。根据中国中铁 2012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4839.9亿元,其中基建业务营收达3900.3亿元,在这当中铁路建设营收便占据了约1703亿元。

  “多元化”成为了中国中铁年报中多次提及的关键字,其称“坚持基建板块传统核心业务,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努力推动相关多元化发展。”,而李长进也曾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表示,目前公司产业结构和经营结构过于单一,资源配置不合理,多元化经营能力不足,短期内很难适应新的形势变化。

  据了解,除了占据大头的基建建设,勘察设计与咨询服务、工程设备和零部件制造、房地产开发以及金融等其他业务也成为中国中铁的主营业务。而房地产业务则是中国中铁多元化进程中的第一个大动作。

  2007年,中国中铁房地产业务发展整合战略规划被正式提出。当时中国中铁乐观预测,公司房地产业务板块收入将在 2011年达到 225亿元,投资额达到 244亿元,土地储备量达到 845万平方米,进入全国房地产企业前 10名。之后,再用 5年时间,即到 2016年时,房地产业务做到全国前 5 名。

  随后,中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也应运而生,并以此为核心企业,整合旗下房地产业务。据了解,目前中国中铁的房地产业务主要是两条主线:一方面是中铁置业以招拍挂形式在全国拿地布局;另一方面,中国中铁部分子公司下属的房地产公司仍然在全国各地拓展房地产业务。

  但7年前定下的目标并未实现,根据中国中铁2012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房地产业务实现营收197.02亿元,同比增长16.21 %。

  “中国中铁旗下子公司、分公司太多,这些公司早年大多都涉足过房地产业务,整合进展就不是那么容易,这给公司房地产业务统一拿地、开发、管理和销售都造成了一定困难。”搜房网一行业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而相对于高调的房地产业务,在金融领域上中国中铁则要顺风顺水得多。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中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已成为中国中铁控股子公司中的“生力军”,在2012年中铁信托实现净利润8.14亿元,仅次于中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的9.91亿元,比中国中铁基建建设板块下“最赚钱”的中铁二局(行情,问诊)集团有限公司的净利润高出近2亿元。

  据了解,2005年中国中铁就入股中铁信托,截至2013年9月,中铁信托新增信托理财产品271个,新增管理信托资产达到99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84%。

  资源整合之议

  作为世界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02位、世界品牌500强中排名第417位的特大型企业集团,中国中铁是中国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经营业务的运营主体,其旗下拥有49家主要子公司、参股子公司,拥有职工总数为28.78万人。

  由于子公司众多而且存在重叠业务,所以彼此之间难免存在竞争关系。

  “中铁一局到十局主要都是做基建工程承包,业务、地域什么的没有明确的划分,都是同等竞标。但像中铁一局、二局这种历史比较久的,它们的综合实力会强很多。我们局稍微差点。”上述中铁九局的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说,在他们内部看来中铁旗下这么多子公司里,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实力最强。

  早在上市之前,有关利益纷争的各种传闻频出。其中最让人注目的是,中铁二局股份有限公司早于中国中铁六年便在上交所挂牌交易,是中国铁路建设系统第一家上市公司。而在2007年11月,中国中铁铁A股IPO 过会时,有媒体报道称中国中铁将会整合旗下资源,“中铁二局或将剥离基建业务以避免同业竞争,中国中铁可能通过换股合并中铁二局,集团可能还会考虑向中铁二局注入部分房地产业务”。当时这一说法遭到双方否认,最终各种猜测随着中国中铁整合上市成功而尘埃落定。

  行业跨度大,中间管理部分管理层次多且杂乱,这很大程度缘于中国中铁上市前遗留的历史问题,为了滚动式前进,中国中铁对于旗下资源的整合一直紧锣密鼓地进行着。2010年10月,中国中铁将7个工程局所述的9个三级公司整建制剥离,分别并入中铁港航局、中国航空港和新组建的中铁上海工程局,以此来清晰企业构架。

  2011年,白中仁也多次在内部会议上强调,要全力以赴推进资源板块境外上市工作。

  除了针对上市公司进行重组外,中国中铁对非上市资产的整合也一直在进行中。据了解,为了统一管理非上市资产,中铁总公司专门成立了宏达资产管理中心,代表总公司对划入的单位和资产进行管理,对总公司非上市的国有资产效益负责,以此来减少中国中铁旗下无效资产和低效资产存量。

  尽管多管齐下,却也难掩今日的各种问题。

  中国中铁,路在何方?

  链接:

  高层之死与企业之病

  陈姿羊

  央视名嘴崔永元受抑郁症折磨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抑郁症离我很近,近得像亲兄弟。”

  2014年1月4日,中国中铁总裁、执行董事白中仁从自己家中跳楼身亡,原因也是受抑郁症困扰。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近些年上市公司自杀的高管并不在少数:华光股份(行情,问诊)总经理贺旭亮,万昌科技(行情,问诊)董事长高庆昌,九芝堂(行情,问诊)集团董事、涌金系掌门人魏东,*ST金花副董事长徐凯等等,他们大多都选择跳楼这一惨烈的方式结束生命,而且死因均被猜测与公司事务相关。

  为何这些高管心里健康都“亮起了红灯”?高压职业是否抑郁多发?事实不尽然,在采访中,有大学心理学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抑郁症没有行业特点也没有特定人群。在发达国家,一些高强度工作的企业,会为员工定期安排心理疏导,而员工的心理问题显然并未在国内引起重视。

  无论如何,为死者讳,死因不必再深究。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中国中铁高达84.8%的资产负债率和1149.31亿元的巨额应收账款,也不得不引起让我们重视。虽然中国中铁一再强调“风险可控”,但消息爆出后公司股价的大幅跳水,也印证了市场对公司高负债的强烈担忧。

  尽管多位业内人士都表示,高负债是基建行业的行业特性,但高负债带来的债务压力和应收账款高企所导致的现金流紧张,也的确让中国中铁负重难行。所以,对于这个世界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02位的特大型企业,在遭遇总裁去世之痛后,我们有理由、也有权利期待更要要求它自省并走出颓势。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