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学院 > 商界新知 >

余额宝的“罪与罚”:或被套上“紧箍咒”

2014-02-25 14:21 来源:腾讯科技T|T

  

商业思维

  余额宝被央视钮文新评论为”吸血鬼“,虽然其非是基金行业的人员,不过,钮文新央视背景引发注意,外界猜测类余额宝产品会受到更严格监管。

  一向顺风顺水且快速做大的余额宝最近遭遇烦恼。最近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猛烈抨击余额宝。钮文新称,余额宝冲击的是整个中国经济安全,应该取缔,他还将余额宝贴上标签: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金融寄生虫”。

  支付宝很快予以反驳,称2013年上半年,16家国内上市银行净利润总额达6191.7亿元,全年起码翻一番,达到12000亿,到底是谁冲击整个中国经济安全一目了然。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首席战略官舒明更公开撰博文,称说余额宝是“吸血鬼”是天大冤枉。

  一时间围绕余额宝与钮文新的辩论在行业很热烈。钮文新非是基金行业的人员,不过,钮文新央视背景引发注意,外界猜测类余额宝产品会受到更严格监管。

  有报道称,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已深深触及银行业整体利益。作为货币基金的直接监管者,证监会开始担忧互联网货币基金如此快速膨胀可能带来的潜在风险。货币基金倚重的一项优惠——协议存款“提前支取不罚息”是否能继续执行将成疑问。

  此外,证监会文件可能严格重申要求基金公司将风险准备金与所投资协议存款的未支付利息挂钩,前者必须对后者全额两倍覆盖;一旦出现银行未能到期支付利息等情况出现的负偏离(即浮亏),基金公司应大比例计提风险准备金,以保证货币基金能做到保本保息。

  中国农业银行(行情,问诊)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表示,余额宝有什么理由不遵守与银行一样的监管要求?余额宝是吸收客户的活期存款许诺高额收益,与银行并无区别。“难道天上会掉馅饼给余额宝?我敢和马云(微博)打赌:即使监管部门完全不管,余额宝早晚出事儿。”

  如果钮文新、向松祚这些讨论成为现实,意味着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规模发展被带上紧箍咒,不可能再向2013年一样野蛮生长,未来天弘基金的成长也会受到影响。

  祸起年末银行钱荒

  余额宝连接的是天弘增利宝货币(爱基,净值,资讯)市场基金。截至2014年1月末,整个中国货币市场基金总规模为9532亿元,与47.9万亿的居民存款、103.4万亿的全部人民币存款总额相比仍然非常小,与居民存款余额之比为2.0%,与全部人民币存款余额之比为0.9%,不到1%。

  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首席战略官舒明在反击钮文新言论时就指出,即使与总规模约10万亿元银行理财产品相比,货币市场基金也不到其总规模十分之一。很难想象,货币市场基金会对市场整体利率水平产生巨大的影响,会“严重干扰利率市场”。

  一位基金行业人士指出,钮文新观点有漏洞之处,但支付宝官方回复并不高明。余额宝引发如此大的争议,主要是祸起年末银行钱荒的特殊时期。每年底银行都有存款指标考核,银行会敦促关系户把钱回流银行,催促用户信用卡还款,也会采取手段向储户“揽储”。

  与往年不同的是,去年底类似余额宝产品通过将散户的钱聚集起来,组织成大的货币基金,超过90%资金又主要投向银行之间的协议存款。银行原本只需要向散户支付较少的利息,但由于货币基金议价能力更强,可以获得更高收益,间接提升银行“揽储”成本。

  如马年春节前各类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收益率上涨。1月26日,微信理财7天年化收益率达7.902%。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在6.4%-6.45%之间。春节后这种增长态势未能持续,但从2月4日到2月7日,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依然在6.04%-6.09%之间。

  

余额宝“罪与罚”:或被套上”紧箍咒“

  银行为保证自身利益,必然提升贷款成本,会转移到中小企业身上,助长贷款难问题,而年关时中小企业恰恰是最需要用钱的时候,中小企业从银行借不到钱或融资成本过高又可能引发系列问题,进而引发监管层注意。这个时候货币基金的弊端就充分显现出来。

  网上有一段关于银行和互联网人士犀利答问形象说明这一问题:互联网人士称余额宝要颠覆银行,银行人士回答说, 没创造新产品,没开辟新领域,又没绕开现有银行体系。余额宝们把钱从银行账户里转走,通过货币基金绕一圈又以大额存单存回来银行。

  银行人士称,余额宝们不是鲶鱼,是“搅屎棍”,这几年好不容易银行不打价格战,风险管理意识和经营意识在加强,余额宝们这么一搞,银行全面上浮存款利率迎战,投入系统和类似产品,增大营销投入,结果是单位存款成本大幅上升,资金成本高了贷款不打折。

  余额宝等产品却几乎稳赚不赔。余额宝最新规模破4000亿元,一个月增1500亿元,一年管理费0.3%、托管费是0.08%、销售服务费是0.25%。腾讯科技计算出,支付宝一年可获得至少超10亿元。这也是为何余额宝被钮文新称为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

  余额宝或被套上紧箍咒

  互联网货币基金规模突飞猛进,让银行系保险公司已感受到压力。有银行系保险公司高管感叹,由于余额宝等理财产品畅销,银行存款业务被分流,银行系保险公司受到很大冲击。一旦银行存贷款利率化,银行依靠存贷差的发展模式走到尽头,银行冬天就会来临。

  余额宝引发监管部门关注。据财新网报道,最近基金业协会召集的一次会议上,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向该项业务排名靠前的基金公司重点提示基金资产高度依赖银行协议存款风险。

  货币基金偏爱协议存款,在于一项有利于货基流动性管理的政策安排,即“提前支取不罚息”——货币基金如果从银行提前支取协议存款,将仍然享受约定利率水平。如果银监会方面从银行业利益的角度考虑取消这项政策,货币基金的流动性管理将面临巨大考验。

  而且,一旦银行表外资产难以承受高负债,协议存款利息难保,将对货币基金、尤其是对短期资产依赖极高的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币基金的流动性管理带来巨大挑战。最典型的是天弘基金,规模已达到4000亿,其绝大部分投资于协议存款,按照当前6%的利率计算,一年的支出达到240亿元。天弘基金无疑面临巨大流动性和兑付风险。

  知情人士称,证监会要求基金公司把风险准备金与协议存款未支付利息挂钩,能足够覆盖潜在风险。此前,风险准备金是按照管理费收入10%计算。

  经济观察报曾报道,如果按照风险准备金是未付利息2倍的要求,简单测算下来目前余额宝需要的风险准备金在26亿~28亿元。天弘基金的13.2亿元管理费收入不够。其解决方法有二,或是增加注册资本金转入风险准备金,或继续和银行谈判,让大量利息提前到账。

  另一种算法是,余额宝所投协议存款的未支付利息天数一般会低于7天,托管行和基金公司在会计记账时也基本按照平均值来计算,简单测算下来,所需要风险准备金大约在几亿元,“远低于媒体测算的金额”。但无论怎样,都对其规模扩张加上个紧箍咒。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说,监管部门有一切理由要求余额宝遵守银行或一切存款机构必须遵守的规范;譬如上缴存款准备金、提取损失备付金、满足资本充足率等。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