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创业者 >

顾志诚:大佬身边的年轻人

2012-06-02 15:45 来源: 创业邦T|T
他15岁做论坛,19岁做播放器,曾经跟邹胜龙、冯鑫共事,一直想做聚焦产品本身的东西;25岁,他迎来了这个机会。

 

  “说实话我现在没怎么想赚钱的事,想的是怎么让用户用得更爽。因为距离Dropbox我们还是有差距的。”在三里屯SOHO,顾志诚说这话的时候,酷盘已经有近1000万注册用户了。至于装机量,他估计已经早就超过一亿了。他们本来是准备去马尔代夫开年会的,但是因为2011年注册量相比预期目标差了十多万,行程取消了。

  酷盘,一种云端存储服务,用于文件管理和备份。这是26岁的顾志诚在2010年开始做的一个新事业。在这之前,他做了暴风影音——2006年被收购,那个时候他才只有21岁。

  已经有诸多巨头试水云存储服务,腾讯、360、金山、新浪等都在觊觎这个领域。在这其中,顾志诚差不多是最年轻的创始人了。

  借Dropbox东风

  顾志诚是从2010年8月份开始做酷盘的。

  2010年,从暴风影音出来的顾志诚闲了一阵子,常常和做ZCOM电子杂志的黄明明一起“碰碰想法,聊聊方向”,两个人都想做点新东西。

  “我们都挺苦逼的,都做过播放器,做过下载,觉得以客户端广告为盈利模式的产品前景实在是不明朗。而且用户的切换成本很低,哪个好使用户就用哪个。”顾志诚说。因此,他们都想做一个与用户增值相关的东西,做那种“向用户收费或者服务更加干净纯粹一点的东西”。

  当时正赶上Dropbox被屏蔽,顾志诚跟黄明明都是深度用户,两个人于是合计做一个Dropbox的国内版。当时,Dropbox在国外还不算热门应用。

  他们分析了自己的擅长:首先做这个需要大规模存储,因为做过迅雷,顾志诚又在腾讯和华为有一帮好朋友,这个没问题。另一个是传输,迅雷和网际快车都是下载,这方面也没问题。最后一个技术是目录同步,国内没有一家公司做过,他们也不算落后。

  8月份项目上马,11月份出了第一个版本,公司本来准备12月份开发布会,但是顾志诚觉得东西拿不出手。

  “当时太低估这个东西的难度了。其实它的内部功能很多,除了传输存储外,还包括同步逻辑等等非常多的细节,作为Dropbox的一个老用户,我们觉得酷盘根本就没法用。”顾志诚说。准备开发布会的酒店都订好了,他们又取消了,只是很低调地把版本放论坛里,没做什么宣传。

  让顾志诚始料不及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版本,一帮Dropbox的老用户居然“很给面子”,两三个月,酷盘就获得了30万注册用户,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数字了。这个时候,Dropbox在国外开始爆发,在美国一下子进入了前四名,紧跟在Facebook和Twitter之后。国内的创业者开始蠢蠢欲动,每个月,顾志诚都会看到市场上冒出一个竞争对手。

  顾志诚和另外两位合伙人——黄明明和李刚,带领团队又埋头苦干了三个月。之后全公司跑到雾灵山,包下了政协度假村,2011年四五月份,又研发出了一个版本。在这期间,Dropbox的竞争对手——Sugarsync的天使投资人、红杉中国的负责人都到过酷盘,跟顾志诚交流,让他受到很多启发。

  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反响非常棒,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酷盘坐拥五六百万用户。
暴风岁月

  “如果不是我们小区安装了10兆宽带,我现在应该没干IT。”顾志诚开玩笑说。2000年的时候,他所在的上海市金山区成为“光纤到楼”试点城市,以极其便宜的价格接入10兆宽带。

  “我在学校学的东西不多,在网上混的时间比较多。”顾志诚说,当时他只有15岁,也许网络让他学到的东西更多。163、碧海银沙聊天室、上海的电脑之家,顾志诚都上过。除此之外,他还玩红警、魔兽、玩具兵大战,得过区里红警比赛第三名。

  虽说宽带速度够快,但当时没什么东西可下,网络上就是新闻、搜索、下载和游戏网站。2000年,顾志诚拿国外开源代码做了个名为“狗狗静电”的聊天社区,一年的时间,一天的访问量达到20万,成为当时比较知名的论坛。

  因为狗狗静电,顾志诚跟那个时代做程序的一帮人都挺熟悉。之后合作做播放器的周胜军,就是在那里认识的。一些做研发程序的人,后来都跟着顾志诚去迅雷了,几个知名网站的研发人员跟他共事过一阵子。

  这个社区让顾志诚收获颇丰,狗狗静电加入了谷歌和其他一些广告联盟,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顾志诚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笔“巨款”——美国寄来一张两三万美金的支票。

  “我自己觉得像假的,父母也不太信,后来通过邮局把钱取来了,我爸爸很惊讶,因为这些钱已经是他一年的工资了,从此他也相信我做的一些事了。”这个时候,顾志诚只有18岁。

  2004年左右,网络流行下载电影,当时有几个播放软件,但支持的格式有限,很多文件都放不了。有个老外做了一个播放器,但是只能播标准电影,外挂一个解码包就能多播一种视频,顾志诚他们就把那些解码包搜集起来,全部挂进去。做完之后他们扔在论坛上,没想到需求量很大,转眼间下载量达到了千万级别。

  他们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一做,于是三个人分工,周胜军和他自己带的徒弟负责开发,顾志诚负责产品和推广。推广的主要工作也很简单,就是将新发布的安装包更新到主流的几大下载网站,同时一些电影光盘的制作者也会跟着更新。

  “有几个渠道走得不错,一个是光碟,我们跟渠道谈好,在光碟装了我们的播放器;一个是网站下载;还有传统媒体渠道,第一版一下子就火起来了。”究竟多少下载量,顾志诚没有做过统计,但是从各大下载网站量粗略来看,当时已经过亿了。当时光盘里的播放器名字很简陋,就叫“播放器.exe”。

  2004年,他们开始有一点零星的广告收入,一个月四五千块钱。第一个大单来自网易,一个月给他们1.6万。网易由北京分部付款,速度很慢,付了半天没付出来,远在东北的周胜军比较着急,他没钱了,电脑也坏了,只能天天去网吧发版。

  “你都难以想像,一个几千万用户的播放器,居然是在网吧发版。”顾志诚说,周胜军想自己去北京取现金,但连火车票都买不起了,顾志诚给他汇了点钱,周去北京拿到了钱,拿到钱后周非常高兴,立刻打了个电话给他。顾志诚到现在都记得那个电话。

  “那个时候感觉很好,真的是在艰苦奋斗,那是我做暴风最开心的一阵子。”

  顾志诚说,读大一的他买了一辆车,理由是方便。因为当时他不怎么在学校,过了十一点就不让学生进了。“但你开车可以进,门卫还会给你敬礼。”

  SP和易趣淘宝的兴起,让暴风迎来了爆发。

  “当时简直就是疯狂。包月扣费30元一个月,SP分给你10块,然后每个月还自动续。”暴风绑了点SP的业务,到后来,一个月的广告费达到了四五十万。

  但顾志诚觉得那一年走了弯路。

  “中间有一段时间很High,这个出差那个出差,谈这个广告谈那个广告,但我觉得那阵子我们是走了弯路,做一个产品还是得纯粹一点,赚钱的事是顺路带的。”顾志诚觉得他们那个时候对产品本身的关注太少,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广告上面,所以导致了后来的出售。2006年,暴风影音出售给了某著名站长,没过多久,那位站长又转手卖给了冯鑫。

  “当时有竞争对手进来,有投资商进来,玩法已经变了,不是说你一家独大,在那里换广告就行了。”顾志诚说,自己要毕业,周胜军因为做程序太累,患了一身的职业病,两个人一合计,就把公司卖掉了。

  “有时候你做一个事赚了很多钱,但是没成就感,这就很痛苦。前面是有成就感没钱,后面是只看到广告往上涨,但是你的动力没那么大了,而且觉得有点愧对用户,因为你更新的老是广告。”

  顾志诚提起这件事来,至今感到有些惋惜。

  “其实这里面有很多教训,当时第一批视频网站开始出来了,我们是最应该转型为视频网站的。我们当时量非常大,一天就有几千万人在用,转型的话应该是最顺理成章的。”当时的视频网站有点像今天的团购,有几百家在做。他觉得这个机会确实是错过了,那一年过得“比较不值”。

  这个经历对顾志诚影响很大,如今做酷盘,他更加专注产品本身,对于广告考虑的不多。“你看整个软件都没广告,我非常坚持这一点。”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