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名人档案 >

温商方培林30年“掘金记”

2012-07-22 12:36 来源:www.eastmoney.comT|T

  做了近30年“金融梦”的方培林仍不知道自己梦归何处。

  这位已花甲之年的温州人一度重拾梦想。3月底获准设立的“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主要任务之一,是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5月底,银监会又出台鼓励和引导民资进入银行业的实施意见。

  一切似乎预示着,“能人”方培林终于等来了大展拳脚的机会。但时至今日,温州金改试点方案下发已过百天,细则仍未见落地。其间,多位与方培林一样满怀憧憬的温州人递交申办银行的报告,几乎均以失败收场。

  温州金改启动之初,身为新中国第一家私人钱庄“庄主”的方培林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直言:“想当年,没有国家政策,地方干部揣着乌纱帽帮我们做事。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胆子越来越小——中央有热情,到了地方,往往求稳有余、创新不足。”

  时隔3个多月,他似乎慢慢“修正”了自己的“成见”:“我越来越理解他们的难处,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陷入两难:放开不行,硬管也不行。”

  这看上去矛盾却不无妥协的说法,折射出民间资本之于金融业的尴尬:左冲右突,始终不得其门而入,民间金融至今仍以灰色之姿在体外苦苦徘徊。

  “为什么温州出了这么多企业家,偏偏他成不了银行家?”方培林的苍南老乡、原温州苍南县总工会主席黄正瑞说,因为他从事的是改革最落后的领域,“30多年,别的都迈出了两步,金融只往前挪了半步。”

  两办钱庄,两次关门

  温州车站大道学院大厦一间不算宽敞的办公室内,一块刻着“方兴钱庄”的白底红字木牌静静地挂在角落——它已不是正在演绎的故事的主角。近30年前,它竖立在温州向南百余公里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中,那是方培林“金融梦”的起点。

  1984年9月29日,30岁出头的方培林在老家苍南县钱库镇方家老宅门前挂出“方兴钱庄”招牌。这是新中国第一家由私人开办的金融机构,比人行温州分行的开业还早一个月。

  此前,方在国营医院收发室做工,整日看报纸打发时光。年初,报上刊载的中央一号文件让他开始思变。文件明确指出“鼓励农民入股”。“既然股息合法,与股息性质相同的利息也是合法的。”至今,方培林仍清晰地记得当年脑海里那惊险的一闪念。

  最初,方培林只想办股份制的金融服务社。没想到,镇领导更开放,力挺他开私人钱庄。

  方培林的兴奋劲只持续了一天。因有悖于金融管理制度,温州市农业银行第二天就上门“抗议”。方不得不把招牌摘下,他自嘲:“新中国第一家私营钱庄其实只见过一天阳光。”

  尽管转入地下,但由于经营灵活、存贷条件优惠,钱庄“生意兴隆”。“开业一年,月利差收入6000元。”方培林说。彼时,普通工人月工资仅几十元,“万元户”是致富标杆。

  在方之后,温州又开出3家私人钱庄。可好景不长。1986年初,国务院颁布《银行管理暂行条例》,规定“私人不得设立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不得经营金融业务”。方兴钱庄的营业执照被收走,申请“经营金融业务许可证”的报告也被监管部门打回,只有停业。

  “非法经营”的定性让方培林不甘心。恰在当时,温州决定申请农村改革“温州试验区”。他给县里打报告,要求批准钱庄公开营业。县领导随后向温州市政府请示把钱庄作为试验项目,获同意。时任温州市委书记董朝才专门给方培林签字,“允许方兴钱庄继续试办,并请有关部门给予办理营业执照”。于是,方培林打出了“中国温州试验区方兴钱庄”的新招牌。

  不过,如此一波三折,已让方兴钱庄元气大伤。1989年,由于内外压力,尤其是温州被确定为全国唯一利率改革试点城市,方兴钱庄遭遇正规金融全线阻击,业务急剧萎缩,加之对温州模式“姓社姓资”争论激烈,方培林无奈再次自行关门了事。

  沉寂10年,重新出山

  方培林现在仍在经营的担保公司创立于11年前。

  钱庄关闭后不久,方培林举家迁居温州市区。已习惯“玩钱”的他出人意料地蛰伏了10年,唯一用来练手的是每个交易日去证券公司“打新股”。

  做担保的动因与当年的一幕几乎相似。2000年,《担保法》司法解释出台,从1995年《担保法》出台已研读再三的方培林觉得机会来了:“房产抵押贷款、存单质押贷款是银行传统业务,但原规定只能是双方间的,《担保法》规定可由第三人介入,‘本人’到‘他人’一字突破,极大拓展了抵押业务。”

  他决定出山。情结未了,这家公司被取名为“方兴担保有限公司”。这是温州第一家担保公司。

  在蛰伏期,方培林目睹了温州民间金融又一个惊心动魄的10年——上一次是在1980年代因抬会而起的金融大灾难,温州在3个月有63人自杀,200人潜逃,近1000人被非法关押,8万多户家庭破产,多位会主被判极刑。这场风波至1990年代初才基本平息。

  1990年代中期,在地方政府默许和鼓励下,又一批像方培林一样的小人物向金融业“冲锋”。1986年,温州相继出现两家城信社,开全国民营金融机构先河。两年后,温州设立16家与城信社同属股份制信用合作组织的农村金融服务社。1992年,温州第一家农村合作基金会在苍南成立。“两社一会”掀起温州民间办金融的浪潮,1980、1990年代,温州存在过51家城信社、34家农村金融服务社、188家农村合作基金会,平均每个乡镇至少1家。

  1995年是“两社一会”转折之年。当年12月,温州泰顺县金鑫城市信用社发生挤兑,最终破产,这是新中国第一起金融机构倒闭事件。随后,温州民营金融机构的风险不断暴露,挤兑频发。1998年起,国家清理部分混乱的地方性中小金融机构,原本支持“两社一会”的地方政府痛下决心,从1999年起,与金融监管当局携手采取分步骤的退出政策。至2001年,“两社一会”全部退出。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