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富豪故事 >

山西集富:1县有百位亿万富豪

2013-02-17 21:53 来源:人民网财经T|T

  山西这辆重化工业的卡车,在中国经济弯道中,转向仍然艰巨。

  山西省社科院近期发布的《山西省经济社会蓝皮书(2013)》显示,2012年,山西的工业经济效益仍在持续下滑,工业增长动力尚未恢复,山西仍旧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瓶颈难以突破,转型跨越任务艰巨的局面。

  1月23日,山西省两会召开。山西省代省长李小鹏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山西要着力创新产业转型促进机制,支持民间资本有序进入铁路、公路、金融、能源、电信、市政、教育、医疗等领域,积极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加快金融改革发展,创新用地机制。

  山西的民间资本实力雄厚。如何开发民间的钱,为山西的经济转型服务?历任主政者,都会提出一套方案,开列出一个长长的单子,为民资流向设计通路。与浙江资本内引外联、上天入地的投资风格相比,山西的资本更为隐秘和保守。这一次,出身国企掌门人的李小鹏,能为山西的资本找到路径吗?

  晋财外流

  “山西的煤炭资本转向金融,是最好的方向,山西人搞金融,有深厚的文化底蕴,那是天经地义。”1月5日,晋商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晋商联合”)总裁耿向阳对记者说。

  晋商联合成立于2010年,这个“山西味儿”很重的公司,总部位于北京。在山西当了十几年银行行长的耿向阳认为,山西的金融业有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山西的钱,可以有更大的作为。晋商联合旗下有典当行、担保公司、基金以及私募,几乎涵盖了全链条的金融服务。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总裁,以及17家股东,都是山西人。耿向阳毫不讳言说道:他们大多数是煤老板。

  从2010年开始,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对山西转型方向多次定调,袁纯清说,作为资源大省,山西的资源优势是既定的,关键是要占领市场,要坚持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资本证券化。换言之,山西不只是简单的挖煤卖煤,要通过资本市场工具,撬动更多的产业资本投资山西。

  山西的民间资本到底有多少?耿向阳说不清,山西的政府官员和金融业界人士,都说不清。是2000亿,还是6000亿?一份来自德意志银行的报告则大胆预测——可能“超万亿”。

  资源富集的山西,经过30年的煤炭开发以及3年前的煤炭整合,沉淀了巨量的民间资本。在一些重点产煤县,财富过亿的人,动辄二三百人。山西的银行存贷比,多年以来一直居于高位,为山西独有的现象。

  始于2009年的新一轮煤炭整合,在国退民进的同时,也是一场财富变现的盛宴。时值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份,煤炭的市场行情一路高歌猛进。作为整合主体的上市公司,在收购过程中,整合煤矿的多少成为体现成长性的最佳指标,由此出现了大量的溢价收购。大集团拿到了煤矿,一些煤老板拿到了高额回报。

  也正是从2009年煤矿整合开始,山西资本外流拉开序幕。

  临汾市的煤老板郑华(化名),就是在这轮整合大潮中被整合的一员。2009年,他的煤矿被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的西山煤电整合。整合之后,郑华能想到的投资项目,首选还是煤矿,为此,他跑到了甘肃,盘下个煤矿,继续当煤老板。

  但干了一段时间之后,郑华发现,那里的煤质并不好,市场前景黯淡,只好再次转手,郑华曾经试图投资过几个行业,但总是难以持久。几经波折,又回到山西。干不成煤老板,他干起了还算熟悉的洗煤厂。

  在郑华的朋友圈子里,有到云南开金矿的,也有到新疆开煤矿的。郑华自己说,对别的行业不了解,只有投入到煤矿,才觉得有把握、能赚钱。

  晋中市中小企业局局长朱希伟告诉记者,在他接触的煤老板中,大多数还是选择煤炭或煤炭相关产业。煤矿整合后,有人去内蒙古、陕西,有人去甘肃、新疆,有人去云南、贵州,有的甚至跨出国门,到资源丰富的蒙古国等地寻找商机。在他们熟悉的采掘业,煤老板的热情不减。

  虽然没有详细统计,但选择继续开矿的比例始终是最高的。朱希伟认为,“隔行如隔山,与煤相关的各个产业技术门槛低,利润比较高,俗话说就是‘来钱快’!”除此之外,就是涉煤的各个行业,真正转型出来的并不多。

  山西已经无矿可开。煤矿整合之后,山西对煤炭物流的整合也紧随其后,而焦化产业,也正在新的整合之中。可以这样说,在占有优势的煤、焦、冶、电四大行业,山西的民间资本,已经无处可去。

  耿向阳认识的大多数企业家,都面临这个困惑,现在,似乎只能干个洗煤厂、水泥厂之类的。而他的朋友,也多数选择了出走,到外省区继续投资煤矿。所以,山西民间资金外流的第一大流向,便是其他省份的煤矿和能源领域。

  民资的烦恼

  郑华的朋友范小将,是临汾市古县一个专门从事煤炭运输的老板。在煤矿整合之后,当地的煤矿产量锐减,再加之煤炭行情日益低迷,范小将也筹谋转型。但转型之路并不顺畅。

  2011年,他先后投资了蔬菜种植、生猪养殖、生态旅游等产业,但很快发现,这些产业并不赚钱。只有当地的特产产业——核桃,赢得了市场的认可。不过,希望继续扩大面积的范小将,如今则遇到了难以逾越的资金难题。

  他投资的鸿昌绿色农业示范园,2011年被列为农业产业化项目,享受政府的贴息贷款。但时至今日,总额70万元的贴息贷款也没有拿到。范小将也曾和周边的煤老板朋友们商谈,希望他们一起来投资农业项目,但都被拒绝,“人家都嫌这个投资回报太慢,又辛苦,风险还不小。”范小将说。

  晋中市经济管理促进中心主任、山西龙毅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浩里说,煤炭整合以安全生产为目标,但在煤老板退出时,并没有为这些资金设计适合的产业来承接。在产业兼并的同时,忽视了产权的组合、资本的整合。这正是山西今日的尴尬。一方面,当地的民间资本可以投入的方向太窄,巨量民间资本投资苦寻投资路径,一方面,传统的轻工业、现代农业缺乏融资渠道。

  范浩里说,与鄂尔多斯、陕北类似,山西的小额贷款公司遍地开花。随着这两年银行信贷收紧,民间借贷的利率逐年攀升,他听说,一些地方,短期拆借资金的月利率,7分8分已经不算稀奇,个别地方甚至能上到1角。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朱希伟说,比如土地政策,如果是外来的资本,解决个几百亩甚至上千亩有时很容易。但只要是本地企业,解决几十亩都很难。这样一比较,山西的企业家们,自然也乐意往外跑,去享受当地的优惠政策。

  于是,留在山西当“儿子”,还不入赘外省当“女婿”。这在各地都一样,对外来的投资,总是优惠的,对本地资本,反而另眼相看。山西本土的中小企业,更愿意到外省,因为到外面更受欢迎。

  除了现代农业、养殖业、生态旅游业,退出来的山西煤老板们,可选择的行业很窄,投资选项并不多。2012年,是山西省大力度招商引资的一年,在“以煤为基,多元发展”的方针下,山西省的招商项目,多集中在一些煤炭延伸产业上,招商对象,也偏重于央企、以及外省市的大集团。

  山西省政协经济和人口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刘道友认为,要想留下巨量的山西民间资本,关键是以重化工业为特征的山西,能否向民间资本进一步开放。刘道友曾做过山西物流业的调研,他说,山西的煤炭年产量超过10亿吨,焦炭年产量3亿吨,几乎所有的大集团都是自销自运。

  与此同时,山西的轻工产品,90%是从省外运进来,数量估计也将近10亿吨。多年来,山西维持着计划经济形成的产运销一体化格局。如果能打破这个局面,把物流产业向民间资本开放,起码给山西一年要增加300个亿的产值。

  金融路径

  山西的富人们,对风险较高的炒股并不“感冒”,这是山西地域特点所孕育的独特投资文化。近几年,知名券商纷纷入驻山西,私人银行也屡见不鲜。不过,在太原以及吕梁等产煤市县,证券交易所扎堆儿开业,却鲜有人头攒动的场面。

  与证券营业大厅门庭冷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的券商所代销的信托产品却异常火爆,尽管单只产品的申购门槛最高可达300万元,但经大户们的口口相传,很多信托产品常常在几个小时就售罄。

  范浩里说,实际上,这几年投入到PE中的山西资本,绝不在少数。来自北上广等城市的一些创投专家,一直盯着山西的资本,而从煤焦领域退出的一些企业家,也有一部分人开始尝试进入这个领域。

  “煤炭资本转金融,是山西最好的转型方向。”耿向阳说,山西人是有500万,才敢贷500万,不像温州闽浙商人,有500万就敢撬动上亿资金。稳健、或者说保守的地域文化,最适合做金融业。

  耿数了一遍周围这些煤老板朋友们,似乎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成功转型的。山西的煤炭老板们,虽然人在北京、在海南,但他们的社会关系始终还在山西。“现在亡羊补牢也不晚。”耿向阳说,

  实际上,在2012年9月举行的首届世界晋商大会上,耿向阳也向山西省高层进言:政策应该再放宽一些,把金融业搞活了,对实体经济也好。而山西要转型跨越,为民间资本找一条出路,金融业是最好的方向,因为山西的资本都是现金资本,而金融业就是“现金为王”。

  山西人很保守,只愿意投资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所以他们最喜欢买房子。实际上,山西在金融业的机遇,政府也注意到了,但山西在推进金融市场发展上,还是滞后,推进速度很慢。

  这几年,山西的金融业态全面开花,无论是小贷公司、租赁公司,还是担保公司和村镇银行,都已出现,但在现有的金融政策体系下,每种业态都很难有大的突破。耿向阳希望,在未来,晋商联合除了提供金融全链条的服务,还能推动更多的山西民营企业上市。

  山西晋中市中小企业局局长朱希伟十分看好PE在山西的前景,他说,通过资本市场这个平台,投入到实体经济中。通过规范化的渠道,民间资本可以反哺实体经济。按照初步规划,“十二五”期间,山西省将培育不少于20只规模、10亿元以上的大型私募基金,募集资金500亿元,形成有影响力的私募基金产业集群。

  为此,晋中市早在2011年就率先出台了鼓励私募发展的意见,为私募基金提供营业税、所得税返还等优惠政策。

  晋中市被列为山西资本市场改革的创新示范区,主管全市金融改革的中小企业局局长朱希伟透露说,2012年10月26日,晋中市政府和天津股权交易所签署区域股权交易市场的战略框架协议。下一步,山西将把天交所一部分功能搬来,做一个区域运营中心,培养一批做市商、承销商和一些保荐机构。

  当这个市场培育好后,一些国内外的风投和创投机构自然会过来。朱希伟说,这样,就可以通过诸如基金的方式,把资本市场激活,为巨量的民间资金,寻求更便捷、更安全的投资通道。

  这两年,来自北上广的创投公司、私募股权基金,都将目光聚焦于山西。在他们看来,山西是一块蕴藏着巨大资源的富矿,亟待挖掘。朱希伟看到,变化正在发生,过去两年,在做PE市场的过程中,他做了很多的培训和说服工作,并推动了几家企业到天交所挂牌上市。而这个过程中,一些企业开始从PE投资中尝到了甜头,思想渐渐开始转弯儿了。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歌手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