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创业者 >

“女超人”于莺:先驱或成先烈

2013-08-10 17:52 来源: 时代周报T|T

  漫长曲折的医改又出现新的举动。

  7月底,一份名为《深圳市医师多点自由执业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 )的方案由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提交给广东省卫生厅,如顺利获批,新式“多点执业”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在深圳正式实施。

  目前中国大陆注册的医师约200万,但却没有一人享有国际通行的自由执业权。在中国,每个医生都要隶属于某个合法医疗机构,否则无法上岗。“多点执业”被认为是医生走向“自由执业”的重要一步。

  一些有想法的医生则单兵作战,试图脱离这种制度。最近从北京协和医院辞职的主治医师于莺,是其中的先行者。

  “如果说医院盈利是一个大蛋糕,我们这个层面的医生就只能吃到蛋糕渣,但这些蛋糕的渣渣又承担了医院七八成甚至更高的工作,意味着我们高付出低回报。我们要考虑的是忍耐着等到吃蛋糕的那天,还是说我不跟你们干了,自己去做蛋糕。”于莺认为,自由执业能够让私立医疗机构有条件去竞价,但是首先得“让医生有勇气走出来、有门路走出来”。

  但是,这条道路困难重重。“现在这种模式,小变小动还可以,大变动的风险太大。从国家层面来看,没那么简单。中国要实行这个办法(自由执业),需要配合的条件,否则容易出问题。”原卫生部副部长孙隆椿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过,条件成不成熟也是人创造的,现在这么多试点,就是国家在创造条件。”

  但医疗市场的开放仍不明朗。“如果医疗领域不进行彻底的市场化改革,而是实行私立和公立医院不能被平等对待的双轨制运行机制,那么所谓医生的自由执业在很大程度上成了空话。”一位长期关注医改的医生对时代周报表示。

  公立医院淡定,私营机构着急

  允许医生多点自由执业,被认为能够一举多赢,其中最关键的有两点:盘活医生资源,进而优化医疗资源配置;在竞争中刺激公立医院和私营医疗机构两者整体技术和服务水平的提高,缓解现今公立医院垄断而导致的“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

  “多点执业”并非新鲜事。早在2009年12月,广东省卫生厅就发布了《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试行管理办法》,从2010年1月1日起,广东省试行医师多点执业,凡具有副高职称且在该技术职务上连续工作两年以上的执业医师,可申请不超过3个地点执业,但须经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批准。

  或由于医生“必须经由原来的医院同意”的硬性规定,试点工作开展困难。以深圳市为例,到2010年末,全市只有一人申请获批多点执业。据民营医院深圳市远东妇儿科医院副院长况福平透露,唯一的这一人是原深圳市儿童医院的院长李成荣。“2010年远东邀请他来担任名誉院长。可是李院长的情况很特殊,他当时正好退休。”

  截至2012年12月,根据深圳市卫人委披露的数据,深圳试点医生多点执业三年来申请并成功获批多点执业的医生只有36人。而全市公立医院的副高级以上的医生有6100人,这些人中曾经试图申请多点执业的医师也只有170人。广东省16万医生中过去三年也仅有3800多人提出过申请。

  “我们医院也会有专家到其他医疗机构坐诊,但是很少很少。至于开诊所,至少我们科室是明令禁止的。”广州市华侨医院一位医生向时代周报透露。

  综合多方信息,目前被批准的公立医院医生多点执业的情况,除了医生退休这类情况,往往是医生“被多点执业”的情况。比较常见的,包括医院原来的VIP部或外宾部被剥离,由公变私,那么原单位的医生就有可能两边执业。另一种情况则限于两家医院间的合作。“两家医院之间关系好,你的某个科室不强,可能我就会派一些专家过去坐诊,但局限合作关系,不相关的就没有。”深圳某三甲医院医生向时代周报透露。

  原有法规在实践中的局限必须要被突破,多点执业的试行才有可能顺利开展。深圳这次报送的《细则》,试图为现行政策破冰。根据《细则》,深圳中级技术职务的医生也可多点执业,且不需卫生行政部门和所属医院的同意,执业地点数量不限。这三个改变,被寄望能够实现医生资源在不同医疗机构之间的流动。

  “公立医院人才流失,看似流失,却是流动,从国家层面、区域层面来说一定是好事。”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曾表示。

  但是《细则》能否真的实现医生资源盘活,还存争议。业内一些人士表示,新规对职称较低的医生影响不大。一般医院倾向聘请的是专家级别医生,一些中级以上职称的医生名气可能不够大;此外,职称较低的医生所承担工作量往往更大,没有额外时间。

  “一个(公立医院)主治医生的身份不大可能抽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坐诊,他们的工作本来就已经超负荷了。”于莺告诉本报记者,“教授、副教授级别的医生或许机会较大,因为他们在医院的工作不一定是超负荷状态。”

  专家级别的医生则预计流动性变大。“如果政策能出台,对公立医院影响应该不大,因为医生本身的时间也会分配好,有些专家一周就做几次半天门诊,其余时间较自由,况且私营医疗机构也不用天天去。”上述深圳市三甲医院医生告诉记者,“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这应该就是一个趋势,以后都应该会是这样。”

  出人意料的是,此次《细则》的报送,公立医院的表现依旧“淡定”,着急的反而是多数人以为的受益方私营医疗机构。相对于公立医院,大部分私营的医疗机构在“留人”方面要困难得多。

  “这个医院给的钱多,工作没那么累,医生会在这家医院做多点,另一家做少一些,甚至把病人带走,长期以往对专科发展不好。”况福平表示,“对公立医院医生来讲,你还是单位人,受原单位限制。单位特意把你的班排得很麻烦,把你搞得很疲惫,两边跑几次就会受不了。”

  由于公立医院医生更多顾及原单位晋升、地位等因素,受到的束缚本就比私营医疗机构医生大。因此,多点执业执行后医生的“流动”或许将更多地发生在私营医院之间。

  事实上,广东省多点执业政策的初衷,就是为了私营医院的医生能够流动。廖新波曾向媒体透露,广东争取为医生多点执业试点的初衷,是由于一些在广东省内独资或合资开办诊所的香港医师,希望开办连锁店,但这一计划因内地不允许多点执业而陷入困境。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