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商界精英 >

张謇“门徒”戴志康:投资做得最好的人是艺术家

2013-08-25 10:41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T|T

  在资本市场,上海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一直是位争议性人物。横跨金融、地产、艺术各领域的他,伴随着各种争议,戴志康的个人财富逐年扶摇直上。戴志康从不指望有人能真正看懂自己的文化地产经营逻辑。不过,资本压力,永远像是一道难以迈过的坎。

  

张謇“门徒”戴志康

  玩金融,玩地产,玩艺术,都是烧钱的玩意儿。他如何为“中国文化”埋单?

  在资本市场,上海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一直是位争议性人物。横跨金融、地产、艺术各领域的他,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我基本不大去理会外界的各种评价。在我心里,投资做得最好的人,不是财务专家与资本运作高手,而是艺术家与哲学家。”

  1990年代,他参与发起国内最早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富岛基金,并在苏常柴这只股票潜伏7年,获利近2亿元。

  2000年代,他忽然华丽转身进军房地产,先后开发九间堂、大拇指广场、喜玛拉雅中心等具有中国文化元素的建筑,发誓要超越当时城市西式建筑的平庸现状。

  2006年,他涉足文化收藏领域,创建证大现代艺术馆并毅然更名为喜玛拉雅美术馆,只为开创一个由中国人自我叙述历史的“文化胜地”。

  对于戴志康在文化领域的疯狂投入,有人称赞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因为他创建的每个文化地产项目,都超越一般商业思维,给自身带来极高盈利空间;有人贬低他是拿文化做“噱头”,目的还是高价卖房产。

  伴随着各种争议,戴志康的个人财富逐年扶摇直上。2012年,戴志康以39.7亿元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249位。“因为我能预感未来20-30年社会发展变迁方向,但这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的。”他说。

  文化地产算盘

  “融资,一直是我天天都在做的事。”

  戴志康从不指望有人能真正看懂自己的文化地产经营逻辑。

  造价近30亿元的喜玛拉雅中心是位于上海龙阳路附近的大商场,集合超五星级酒店、美术馆、剧院与高档办公楼,融合东方吐纳文化底蕴。戴志康说,以前自己贫穷时就想着发财,发了财就特别想过美好生活,首先是想住一间舒适的大HOUSE(别墅),于是开发了具有江南风格的九间堂;之后特别渴望周边有个社区,就创建了大拇指广场;有了社区,又觉得没有茶馆、剧院与美术馆,仿佛住进文化沙漠,喜玛拉雅中心由此诞生。

  而他涉足文化地产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看不惯当时蔚然成风的西式建筑风格,“那些都是西方国家淘汰下来的建筑风格,但在国内反而成为宝贝”。

  戴志康说,如果有人把洋垃圾做到精致,他就把中国文化做到极致。事实证明,这种建立在个人理想情怀之上的房地产经商思路,部分牺牲了在香港上市的上海证大(00755.HK,即证大集团地产业务公司)的快速发展。戴志康不得不承认,九间堂、大拇指广场、喜玛拉雅中心等单个文化地产项目都算成功,但上海证大的整体发展速度却被拖累了。

  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些文化地产项目都是1998年戴志康低价收购的,如今的高地价,未必能支持他基于个人理想情怀的房地产思路。这位曾经在股票市场叱咤一时的资本大鳄,近年却连连倒在资本之下。

  2010年2月,戴志康旗下的上海证大置业有限公司联合三家大型公司,以92.2亿元竞得上海黄浦区外滩金融集聚带8-1商业商务用地,创造了当时的外滩地王。但一年之后,戴志康却又抛售外滩地王项目的相应股权。他解释称,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与银行信贷承诺未能及时跟上,是功亏一篑的主要原因。

  去年底,戴志康还想将外滩项目规划移植到上海北外滩区域,但当他发现有竞争对手的土地购买报价高出自己30%后,他选择撤离。

  连番拿地受挫,令戴志康开始反思:“证大集团应该做与自身体量相当的文化地产项目。”

  去年6月,上海证大旗下全资附属公司证大滨江及嘉联国际出资11.69亿元,中标购得江苏南京一幅商办综合用地,打算建造一座大拇指广场。戴志康希望这个项目集合九间堂、喜玛拉雅中心的文化底蕴与经营特色,用规模效应弥补以往发展速度的缓慢。

  不过,资本压力,永远像是一道难以迈过的坎。

  “融资,一直是我天天都在做的事。”戴志康说。近期上海证大还宣布按每股0.14港元价格,向协皇投资有限公司与景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配售15.71亿与8.71亿股新股,相当于上海证大已发行股本的19.63%及扩大后股本的16.41%,净集资额约3.42亿港元,将用于物业收购与开发。

  一位与戴志康相熟的人士透露,近10年戴志康基于个人理想情怀苦心开创的文化地产版图,时常遇到资金瓶颈。比如,喜玛拉雅中心最初的设计建筑预算仅10多亿元,当日本建筑行业泰斗——矶崎新递来一份高达25亿元的建筑预算时,戴志康全盘埋单,还自掏腰包购买证大集团旗下别墅资产,补充公司现金流;他甚至将喜玛拉雅中心约50%设计做到地下,配合上海地铁七号线开发,以此获得银行贷款支持。

  为了筹资50亿元建设南京大拇指广场,戴志康决定用证大集团的自有资金,联合诺亚财富共同发起一只8亿元的房地产基金,先投入20亿元以带动银行贷款支持。

  在资本的逐利性面前,戴志康不得不做出某些妥协。他说,喜玛拉雅中心所有商铺只租不售,10多年应该能收回全部投资成本。但南京的大拇指广场需要3年收回投资成本(因为房地产基金存续期为3年),他只能拿出南京大拇指广场2/3店铺用于销售,尽快回笼资金兑付房地产基金本息。

  美术馆的“双重使命”

  美术馆所承载的,是戴志康的中国文化传承与房地产商业经营的双重使命。

  有人说,对中国文化的追求,戴志康是偏执且狂热的。

  2006年,他斥资5亿元,以高于预算10倍的代价创建证大现代艺术馆,但当他意识到“中国当代艺术有很多就是不要历史、不要祖宗”时,毅然决定更名为喜玛拉雅美术馆。这等于一切还得“推倒重来”,还不包括戴志康每年在美术馆的3000万元经营投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