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人物传记 >

朱军红和“我的钢铁”

2013-11-02 23:21 来源:上海证券报T|T

  两次采访朱军红 ,都从下班之后六点多开始。朱军红告诉我,晚上他一般都在单位。来得最早走得最晚是他的特点。

  十三年来,朱军红陪着他的年轻团队,每天坚守电话收集信息,再把它挂到资讯网站“我的钢铁(行情 专区)”上。这是一个需要熬得住的细活。他常常鼓励“小子们”:地上摊着薄薄一层金子,我们要起个大早,用个小勺子一点点地把它剐起来。

  常常挂在嘴边的“小子们”是朱军红对团队八零九零后的昵称。他给他们安排股份解决家庭困难,请他们吃面条为他们下厨,大年初一还在单位候着给下一代发红包。

  专注、勤奋、上进、合利,朱军红时代的“上海钢联(行情 股吧 买卖点) ”打着这样的烙印于2011年走入创业板(行情 股吧 买卖点) 。如今借着电商概念,上海钢联股价仅下半年就涨了三倍。作为掌舵人的朱军红,对上海钢联运营平台“我的钢铁”有了新的定位:以钢铁为突破口,把“我的钢铁”打造成大宗商品资讯、数据库和电商平台。

  ⊙记者阮晓琴 ○编辑陈其珏

  唯一留下的老股东

  朱军红,江西人,个子中等,皮肤有点黑,说话极其爽利,毕业于原华东冶金学院会计学专业,父母是地地道道农民。选择会计学,据说纯粹是偶然,创办“我的钢铁”,却是偶然中的必然。

  1988年毕业后,朱军红曾就职于中钢钢铁炉料总公司(也就是后来的中钢集团 )、中国证券研究中心、北京和迅科技等,还曾出任美国太维公司财务总监。

  2000年,他的人生路线开始改变。

  当时钢铁贸易交易量日益增大,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与钢铁行情和价格关系密切,朱军红看准了这个商机,与中钢集团几个老同事一起创办了“我的钢铁”。

  “干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关注钢铁价格信息。”那年4月30日,上海浦东一间小屋子里,上海钢联正式创建。注册资金200万元,仅有五名员工,公司经营平台就是“我的钢铁”,朱军红任副董事长,负责市场。

  让朱军红没想到的是,那个钢铁资讯“战国”年代,千种钢铁刊物充斥市场,好一点的年收入达千万元,但是相比之下,“我的钢铁”并没有竞争优势 。“那时大一点的钢厂才有一两台电脑,许多贸易商连互联网是什么还搞不清楚。”

  那段日子对朱军红来说就是一个“熬”字。

  几乎每一天,朱军红都开着商务车穿行各大钢铁市场,费尽口舌向经销商推销钢铁网络资讯。这种情况到2004年才有所改观,资讯业务粗具雏形,营业收入近2000万。

  但最动荡的时期也就此到来。当年6月,由于管理层入股一事无法达成一致,公司资讯板块所有关键人员集体离职,除朱军红以外的老股东们一次性全部转让股份。

  一时间,有关“我的钢铁”人去楼空,濒临倒闭的消息四起,公司元气大伤。

  事发之前,朱军红还在北京。2002年,他被董事会派往北京开拓钢铁ERP业务。核心团队集体离职后,受新一任大股东之托,2004年6月,朱军红带着从首钢走出来的贾良群重新接管了“我的钢铁”。为应对技术人员流失危机,2004年9月他还请来了南京钢铁集团的刘跃武。一年后,做了近30年钢铁贸易的虞瑞泰也加盟“我的钢铁”。

  培养团队的拼命三郎

  接管“我的钢铁”后,朱军红面对的压力非同一般。“各地价格资讯每天要更新,不能有一刻掉队;客户每天都面临流失;新招进来的人懂钢铁的不多,也不知道怎么采准价格,打电话采价时别人不爱搭理。”

  朱军红带队亲自上阵,边跟客户打电话,边教员工如何采价;晚上集中搞培训,恶补钢铁知识。这种晚上九十点下班,饿了吃一碗盒饭充饥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

  一直跟着朱军红加班加点的副总贾良群说,“那会儿心里憋着一股劲,就是拼着半条命也要拱上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4年底“我的钢铁”召开一年一度的年会,参会人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到了400多人,来参加年会的客户对员工们的求知欲望、学习劲头、细致服务发自内心的称赞。

  朱军红常说,我不信我们做不过别人,做不过就去跳黄浦江。

  说这番话,他有自己的道理——“第一,我们这种工作是赚大钱的人不愿做的,一般人又没有这种耐心去做;第二,我每天七点上班,晚上十点下班,节假日都不休息,我不相信还有几个人能有我这么勤奋;第三,我们在这个行业呆了这么长时间,积累了这么多的社会资源和客户关系。”

  论功行赏的老板

  走进嘉定上海钢联新落成的办公大楼,前台“勤奋、诚信、合利、智慧”八个字迎面而来。上海钢联发展史就是一部“合利”史。

  上海钢联初始股东和核心骨干主要来自中钢集团。朱军红接管公司后,很快安排了几位高管入股。2004年9月,贾良群、刘跃武入股;2006年8月,虞瑞泰、毛杰入股。2007年1月,上海钢联股权转让,复星集团旗下兴业投资成为控股股东。复星集团控股上市公司南京钢铁,又擅长资本运作。

  自此,上海钢联持续多年的控股股东不稳局面终结,上市进程也开始加快。

  2008年7月,上海钢联进行了上市前的股份制改造,凡是进入公司一年以上的员工,都有资格入股,最低入股数量5000股,入职年数久、业绩好的员工可购股数多一些。

  “赚了钱,论功行赏。”朱军红说。

  当时,符合条件的130多位员工全部入股。按照5000股计,若持股至今,市值接近60万元。

  一位2004年离职的员工回忆,2004年年中发生的关键岗位人员流失危机使上海钢联处境不妙,朱军红在员工大会上动情挽留:这个时候留下来的,都是我的钢铁的功臣,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如今,资讯岗位留下来的几名员工有两人已担任了公司高层领导。

  朱军红兑现了他的诺言。“合利”格局赢得了人心。在这个人才流动频繁的年代,“我的钢铁”核心骨干人员无一离职。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