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富豪故事 >

前首富宗庆后遇袭背后:节目现场解决就业留祸端

2013-11-20 21:32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T|T

  “宗总别动。”9月13日,杭州,跟踪宗庆后几个月后,杨决定找这位中国前首富“谈一谈”,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回忆当天早晨见面的场景:电梯门刚刚打开,他的刀对准了宗庆后。

  “遇袭”

  49岁的杨记得,那天凌晨5点多他就出门了,隔壁的室友还在睡觉。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地址,司机就载着他直奔钱塘江边的一个高档小区。

  他没有穿外套,将一把水果刀别在牛仔裤的口袋里,这是春节时买来切西瓜用的,长约30厘米,黑色的塑料把柄。他的T恤衫遮下来,将那把刀盖住。

  他说自己当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计划付诸实施,“已经想好了,不能再犹豫不决”。但在路上,他又产生动摇,“我一直在思想斗争,以前好几次见到他,都没有拔出刀来。”他说,如果真的要受惩罚,那也没办法,当时一门心思认为,“这是唯一的办法”。

  出租车停在了这个高档小区的门口,花了近20元,踏步走进小区时,保安没有阻拦他,甚至对他客气地说“你好”。

  杨自称已经进进出出这个小区10余次了,每次都带着刀。他的头发从中分开,梳理得整整齐齐,穿着一件像样的蓝黄相间的美津浓T恤衫和一条牛仔裤,鞋子也很干净。

  他说,“保安把我当成业主了”。

  这个时间,住在小区内的宗庆后准备出门。他是娃哈哈饮料帝国的缔造者,前中国首富,也是杨要找的人。

  两人遭遇之后,一条关于宗庆后当天早晨被人“刺伤”的消息最早由港媒披露。媒体陆续报道了这个信息,发生“袭击”的地点就在宗庆后居住的拥有管家式服务的小区内。人们开始注意到,这名超级富豪没有随身配保镖的习惯。

  警察对这起伤害事件展开了调查,他们当天下午找到了杨,先将他刑拘,并询问了杨的房东以及他的家人。

  坊间有人将这次伤害归结于宗庆后商业上的对手。他作风强硬,在商场惹人争议。又有人推测,这可能是一起抢劫案,杨还有其他同伙。

  杭州警方小心翼翼地披露案情,事件直到发生五天后才被澄清。关于这天早晨的遭遇,宗庆后在感谢外界的关心时将其形容成一次意外,但没有更多的描述。南都记者通过娃哈哈的新闻发言人提出采访请求,没有获得回应。

  警方提供的说法是宗庆后左手两根手指肌腱受伤,犯罪嫌疑人“于今年上半年借了3万元来到杭州找工作,因年纪较大,一直没有找到工作”。他想得到宗庆后的援助,便到宗的住处寻找宗,“因未如愿,于是实施了违法行为”。

  

</p><p>杨在出租屋里,他希望找到一份工作,拍照时又担心别人认出他的身份。南都记者 王世宇 摄</p><p>

  杨在出租屋里,他希望找到一份工作,拍照时又担心别人认出他的身份。南都记者 王世宇 摄

  

</p><p>杨写了封信给宗庆 后 ,这是草稿。</p><p>

  杨写了封信给宗庆 后 ,这是草稿。

  “很孤独”

  现在,杨住在苏州十全街的出租屋里,靠近苏州大学。他的头发在理发店染成淡淡的黄色,掩盖日益增长的年龄。他看起来没有49岁,显得更年轻一些,在屋子里不停地抽着烟,一根接一根。

  “我没想伤害宗庆后,就是想吓住他,让他听我讲话。”他否认故意刺伤宗庆后,说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宗看到他持刀就开始本能抵挡,“手不小心碰到了刀刃上”。

  杨被刑事拘留后转为行政拘留,15天后获释。事情发生近两个月后,他决定接受一家媒体的采访。他行事谨慎,在电话中最初自称是张先生,见面后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他姓杨,但要求保密名字。

  最初,他以为接受独家采访可能获得一笔报酬,尽管他写信给宗庆后,承诺不接受媒体采访,放弃那“一点点的利益”。但他又寄望媒体的报道能给他带来工作。

  杨告诉记者,当宗庆后受伤后,他就带着刀子逃出了小区,打车重又回到杭州的出租屋里。“事情没办法谈了”,他说回来后感觉身心疲惫,紧张,想去自首。又想,“我叫一辆黑车到一个小镇,再换一辆黑车肯定能跑掉。”但他没有跑,“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他全身是汗,就先洗了一个澡,躺在了床上。

  下午3点多,警察就来敲门。他当时正在屋子里睡觉,“知道警察迟早会上门,但没想到这么快”。他向门外喊,“不要急,我先穿衣服。”

  杨的小房间面积约6平方米,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笔记本电脑。空间狭小,闷热,他躺在床上只能盯着天花板。

  这是位于甬江路与秋涛路口的一个高层住宅楼,房间在19楼,房东将房子区隔成5小间对外出租,他租了其中的一间,每个月700元。

  虽然杨在这里已经住了半年,同租的邻居们仍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们很少沟通,只是偶尔打个照面。杨称自己在杭州也没有其他朋友,平时很少出门,一般关在屋子里。

  在杨自述的版本里,他是一个失败的商人,失败的丈夫、父亲、儿子。2013年初,他带着近3万元钱来到杭州时,是为了躲避欠下的几十万元的债。早年他炒股遭遇1993年股灾,后来经商再次受挫,工作先后换了很多,广告,装窗帘,影楼,LE D灯工程。他孑然一身,两任妻子先后离开了他,第一任妻子带走了孩子。他将这一切都归结为自己经济上的失败。

  杨的父亲不满儿子没有留住孙子,指责他是个赌徒,而杨则辩称赌博是凑数的,他当时正在开一家棋牌室。

  “无家可归”的杨先去了南京投奔亲戚,等他最后住进杭州的出租房时,尝试找工作,但没人愿意提供面试机会。他又承认,他并没有去过任何一个招聘会,只在网上查看招聘信息,他不知道杭州的人才市场在哪,一直闷在房子里,靠抽烟排解郁闷。“很孤独,就在一个房间里呆了半年多”,他抱怨就业市场并不欢迎他这样的4050人员。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