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界人物 > 商界精英 >

蓝翔技校潜伏二十天:探究真正蓝翔黑客的奥秘

2014-01-16 17:09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T|T

  蓝翔技校,这个红遍大江南北的技校以其神秘性而不为人知,与其类似的还有新东方厨师学校。现在分享一篇从知乎日报上转载的一篇亲历蓝翔,潜伏在蓝翔学习的经历,为你们揭开一个真实的蓝翔技校。

  2013年4月,我报名进入蓝翔技校,在计算机系网络技术专业学习了近二十天。体验这篇发表在时尚先生杂志上的文章。另外,美容美发系的学习体验,我准备约另外一个哥们写,得等一段时间。

  黑进蓝翔

  我到达济南的那个中午,天色阴沉,乌云盖住整座城市。

  来接站的司机带我上了一辆溅着泥浆的黑色伊兰特轿车。开出济南西站不久,我们上了一条布满碎石与小坑的路。窗外灰尘弥漫,偶尔有渣土车轰隆驶过。司机走错了几次路,我彻底失去了方向感,只记得路上尽是工地、汽配店、小饭馆、批发市场。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出现一片灰色建筑群。车猛一拐弯驶进一座大院,我们到了。

  一个小伙子走过来,笑着跟我打招呼,帮我拿了行李。我匆匆打量周围几眼,四月的济南依然景色寥寥,巨大的广场后面蹲着一座方形的大楼,楼前是长长的阶梯,广场两侧栽种的小树没有几片叶子。这里的一切像极了某个县的县政府。

  接待大厅里一片冷清,几个中年妇女在吃馒头。我觉得饿,要了一个馒头,就着白开水吃。大厅的一端是监控室,整面墙上安满了屏幕,看样子,摄像头布满了每个角落。

  接我的小伙子叫赵佳,我一吃完,他就说要带我到处转转。我点了根烟,跟着他在校园逛荡。从外面看,这里和内地县城的中学并无二致:外墙贴瓷砖的教学楼,宿舍阳台上挂满衣服。偶尔能看到几个少年聚在一起抽烟,他们的工作服上布满了油污。赵佳跟我闲聊,一个肯定要被人反复问起的问题来了—“怎么想来蓝翔了呢?”

  今天,蓝翔技校已尽人皆知。早些年,它的出名是因为电视和广播上频繁直白的滚动广告,但让其声名远扬的是《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2009年底,Google等几十家美国公司受到黑客的攻击。两个月后,《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报道:

  有两所中国教育机构被追查到与一系列针对Google公司和其他几十家美国公司的在线攻击有关,其中一所还跟中国军方有密切关系……这两所中国学校是上海交通大学和蓝翔技校……蓝翔,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是一所由军方支持建立的大型职业培训学校,为军方培养计算机科学人才。

  这个消息令我吃惊。在我印象里,蓝翔技校是一个主要针对农村青年学习就业的地方,它培养的是厨师、汽修工人、挖掘机司机、美容美发师,不是黑客。这则消息就像民间科学家造出了载人航天器一样令人难以置信,更难以置信的是,它来自权威的、最具公信力的《纽约时报》。

  我特地查阅了有关那次攻击其他的报道,几乎都来自美国媒体。综合起来,它们共同传递的是:有一批顶级黑客出现了,并且他们来自中国。

  它们认为这些黑客极度聪明,使用了十几种恶意代码和多层次加密,潜进受攻击的网络内部。更厉害的是,他们还巧妙地掩盖了自己的活动。就连美国网络安全公司McAfee的副总裁Dmitri Alperovitchde 都说:“从未见过如此高水平的加密。在国防工业以外,从来没有商业公司遭到如此复杂的攻击。”

  那些报道认定黑客和中国有关的一个理由是,攻击的目标往往极为明确─有利可图或者机密的知识产权。另外一个信息是,黑客试图通过六个台湾的网络地址来掩饰自己的身份,这是中国大陆黑客的惯常策略。

  《纽约时报》的报道出来之后,蓝翔技校一夜成名。不过在国内,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相信,人们更愿意在论坛和微博上以此调侃这所技校:黑客技术哪里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一年过后,《华尔街日报》又刊发了一篇报道,再次提到蓝翔:

  Google公司说,中国黑客攻击了数百位知名人士的Gmail账户,受害者包括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及军方人员、亚洲地区官员、中国活动人士和新闻从业者……Google说,它最近发现了上述攻击行动,源头疑为中国济南,并且是针对某些个人发动的……专门研究中国的网络安全专家穆尔维农(James Mulvenon)说,曾经有人利用电子邮件向一家国防承包商发起定向攻击,蓝翔技校就是其中一个源头。

  美国两大有影响力的报纸提及蓝翔,蓝翔黑客的传闻开始变得严肃。我听到的传说也越来越多,有种说法是:蓝翔技校计算机系会传授黑客攻击的方法。还有听说它有一间全球最大的计算机机房,里面有1000多台电脑。蓝翔深厚的军方背景也增加了传说的神秘感。在挖掘机和厨师铲的背后,在一堆潦草的初期班和速成班课表的背后,真潜伏着一批黑客的身影吗?

  我决定报个学习班,进入蓝翔。我带了几件换洗衣服,500元现金,一只诺基亚E5手机和一点感冒药,买了去济南的车票。

  我不可能告诉赵佳我到来的真正目的,我给自己编造的身份是一家灯具店的销售员,喜欢上网,知道蓝翔计算机培训很厉害,想来学点网络技术。我试探性地问赵佳蓝翔是不是教黑客技术。赵佳说:“有一些技术很强的老师和学生,我有几个同学做木马盗游戏账号很厉害。”他的表情看似真诚,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跟我一样,提前就编好了一套蒙蔽别人的说辞。

  走出校门,我们沿着马路走向斜对面的一个大院里,那是我未来上课和生活的地方。我当时并不知道,在马路上穿行往返的这十几分钟竟是我在蓝翔技校上课期间唯一走出校园的时候。在那之后的二十天里,我失去了自由。

  蓝翔技校在济南西郊的天桥区,离黄河不远。它像一个独立的小王国,三个紧挨着的大院呈7字形分布,每个院子都被铁栅栏和水沟围起来,彼此之间靠铁制的过街天桥相连。学校西面和北面有两片荒地,南面是个新开发的住宅小区。大多数时候,校外经过的车辆和行人都寥寥无几。唯一的公交车站牌孤零零地站在路边,人行道树的叶子上沾满了灰尘。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