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业报道 > 焦点关注 >

侯行知案余波:煤矿采购漏洞起底

2012-06-12 07:1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T|T

  侯行知重大受贿案的余波没有结束。

  2011年5月,侯行知被中共重庆市纪委、重庆市国资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时,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下称重庆能投集团)就免去了他的董事长、董事等一切职务。重庆能投集团是由重庆市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60亿元,资产总额567亿元。

  2012年4月9日,重庆能投集团下属重庆南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新的领导班子尘埃落定。重庆能投集团党委书记李华清称,总经理和副总经理7人均由民主推荐而来。

  6月1日,本报记者在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分公司看到,这里每层楼道两侧,都贴满了“大事小事秉公办事”类似的标语。重庆南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是全国煤炭“百强企业”之一。6月8日,南桐煤矿刚迈入百万吨级矿井之列。

  震荡源于南桐矿业前副总经理吴晓波被捕。吴晓波此前曾任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分公司经理,后花钱在侯行知处买官,2011年11月29日吴晓波被重庆市万盛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170万元赃款依法予以追缴。

  2010年上半年,重庆能投集团另一家控股子公司重庆市燃气集团物资供销分公司经理江义宏为首的相关人员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以大案查处。

  一个是重庆最大的主焦煤生产基地,一个是主城区最大的燃气公司,都在物资部门出了问题。

  买官记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表明,时任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分公司经理的吴晓波为升迁南桐矿业公司副总经理,分两次送给侯行知之子侯彧12万元和19万元人民币,希望侯彧请托其父在人事提拔上给予“关照”。

  但第一次“帮忙”并不顺利。据新华网报道,2010年9月,南桐矿业选拔副总经理,但由于吴晓波在民主推荐中排名第二,且和第一名差距较大,侯行知对其承诺“下一次”。

  2011年2月,南通矿业第二次副总经理选拔,侯行知建议沿用上一次的考察结果。吴晓波如愿以偿。事后,利用上门打牌,吴晓波送给侯行知本人1万元“感谢费。”

  从2011年2月28日任职南桐矿业副总算起,到5月16日被重庆市公安局万盛区分局刑拘,吴晓波只过了两个多月就被拉下马。除了行贿买官,吴晓波此前在任南桐矿业运销分公司党总支书记、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分公司经理期间,收受贿赂。不论是小煤矿、机械制造公司、物资供应企业还是科技公司的业务,吴晓波在办公室、茶楼、宾馆,好处费照单全收,大到10多万元一笔,小到1万元。

  6月1日,家住重庆市区的南桐矿业公司技工校一黄姓退休教师对本报记者说,吴晓波从重庆煤矿学校毕业后,分到该技工校当老师,但他教书不行,后来学校培训处成立多种经营公司,他带领一帮下岗工人做生意。该老师回忆,“他在多经公司负责经营时,正值行情不好,煤炭卖不出去。那时一个车皮按体积来算钱,为了节约运输成本,吴晓波按重量使劲装煤炭”,钻政策空子。

  在南桐矿业电厂,即吴晓波后任厂长(2005年3月至2006年11月)的地方,该电厂多种经营管理办公室一位女士称,吴晓波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和下级也不错。

  “一支笔”的物资供应链条

  吴晓波买官的31万元人民币从何而来?经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和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查明,这并非他自掏腰包,而是由给南桐矿业供货的物资采购商西安金剑钻具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金剑钻具)以代理费的名义出的。2010年,吴晓波向侯彧提出,由他安排供应商金剑钻具给侯彧代理钻头业务并提成,提成比例是金剑钻具在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公司中标金额的15%。很快,侯彧通过中间人收到了代理费12万元。去年2月,侯彧收到第二笔代理费19万元。

  事实上,侯彧和中间人根本没有从事过该钻头的代理工作。

  金剑钻具是一家生产五金和工具的企业,主营金刚石钻头、钻杆、金刚石复合片钻头、截齿等,位于西安市阎良区。该公司于2010年成立,徐亚妮既是法定代表人又是销售部总经理。通过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确认的金剑钻具唱标报告、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分公司中标通知书等证据显示,就是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钻具公司,通过唱标、中标,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分公司采购合同审批等程序后,它顺利的拿到了南桐矿业购货合同。

  “尽管物资采购需要至少三家供应商询比价,但在吴晓波出事前,物资供应分公司的一把手对供应商的选择有直接决定权。”6月1日,南桐矿业物资供应公司纪检干部游剑道出其中缘由,那时公司甚至没有专职的纪检员。

  吴晓波在物资供应公司时的权力到底有多大?南桐矿业一共有6个生产矿井、一个在建矿井、2个电厂、2

  个机修厂、2个洗选厂,还有一个水泥厂。“南桐矿业的所有自采物资都由物资供应分公司采购。”游剑说,除了重大物资由重庆能投集团采购,招标物资按招投标法采购,自采物资占南桐矿业公司总采购金额的1/4,甚至1/3,2011年,南桐矿业的自采物资金额是1亿元。“吴晓波就是在自采物资上犯的事。”游剑说。

  2011年初,南桐矿业公司就对物资供应分公司派驻了新的经理和书记。

  重庆能投集团另一家企业也在物资部门出了问题。2010年上半年,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立案查办了一起职务犯罪要案。重庆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及下属物资、材料部门、各分公司负责人和相关人员采取按比例收取帐外回扣的形式,大肆收受供应商贿赂数百万元。

  一票否决制

  “国企采购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一个环节,尤其是煤矿,出漏洞最多是购和销。”游剑说。游剑曾从事过机械维修,搞过业务采购和配送。

  “一把手不再对采购起决定作用,现在分公司是五层机制。”游剑向本报记者介绍。

  第一层是业务员,他根据产品知名度和矿井实际要求,上交需采购产品的建议书。以前业务员还要询比价,但现在只是提出建议。

  第二层是综合管理处,由综合管理科向供应商发出询价传真,得到三家以上的报价传真后再与供应商商谈,选择质量好、价格合适的一家。综合管理处以前主要负责统计数据。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