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业报道 > 商业评论 >

超低价招标背后的“系统性危机”

2013-06-11 21:35 来源:金融界T|T

  编者的话/如果说“低价”只是电缆招标诸多乱象中一个最容易被观察到的现象的话,那么,电缆产业产能过剩的生存状态则是另一个表象。由于监管不力,制度缺失,已经让电缆行业陷入竞争与发展的恶性循环,由此本报记者再次深入一线,试图还原行业的生存现状,并希望相关监管部门关注“价不抵料”带来的假冒伪劣产品引发的社会安全问题。

  2013年6月3日清晨6时零6分,位于吉林省德惠市米沙子镇102国道旁的一处禽业屠宰场发生火灾。据央视报道,吉林省德惠市米沙子镇宝源丰禽业公司事故已经造成百余人遇难。据初步判定,火灾是由电火引发,具体原因还将进一步调查。

  低价中标,尤其是“低于成本价中标”,已经成为危及行业生存的重大问题。而电线电缆行业由于占据中国电工行业四分之一的产值,是中国仅次于汽车行业的第二大行业,因此电缆行业的问题也就势必波及到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

  在上一期《中国经营报》的报道(2013年6月3日《大唐电缆“超低价”招标暗门起底》)中,本报披露了大唐虎山电厂工程1~3kV电缆Ⅱ标段中标公示企业存在低价中标情况。根据“中国大唐集团公司2012年11月、12月集中采购招标开关柜、电缆及桥架、国产阀门设备中标结果公示”以及记者获知的招标文件等信息资料,本报邀请了第三方机构中缆在线对相关标段的电缆产品进行材料成本价格核算与分析。经《中国经营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绝大多数的中标情况都指向了低价中标甚至价不抵料。这种现象并非个案。“‘超低价’招标已经成为引发行业恶性竞争的导火索,必须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在记者采访中多位行业专家如是说。

  低价招标并非个案

  “在大唐集团虎山电厂工程1~3kV电缆II标段(JCPS-CWEME2012-DL071)的中标结果中,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四川明星电缆(行情,资金,股吧,问诊)股份有限公司两家预中标企业的投标报价分别为1,500.12万元和1,597.04万元,分别低于第三方机构核定的材料定额总价1,873.48万元(关于价格计算请参见本报《大唐电缆“超低价”招标暗门起底》,以下同)20%和15%的幅度。”

  不仅如此,据记者了解,“在大唐集团虎山项目控制电缆II标段(JCPS-CWEME2012-DL074)的中标结果中,预中标的两家企业安徽华源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宏源特种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其投标报价分别为322.06万元和324.58万元,分别低于核算的材料定额总价408.10万元的21%和20%。”

  且“在计算机电缆I标段(JCPS-CWEME2012-DL077)的中标结果中,预中标的两家企业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华源电缆集团有限公司投标报价分别为97.72万元和147.37万元,分别低于核定的材料定额总价154.74万元的37%和5%”。

  如此看来,超低价竞标行为并非个案。

  对此,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副秘书长吴士敏表示,“我们一直极力反对低价中标的这种事情。低价总是有一定限度的,你不能低于材料的成本,假如低于材料的成本,最后在材料使用上使用假冒伪劣,从法律角度就是一种违法的行为。”

  电缆企业:低价中标之忧

  记者在对电缆企业进行一线采访调查时发现,当下很多电缆企业的设备利用率不高。安徽航天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的一位黄姓经理告诉本报记者,“我们的设备利用率不到60%。现在市场上铜的价格不稳定,通常都是有订单后才生产。如果再有库存,风险就更加难以控制。”事实上,在安徽省无为县长淋工业区里,这家产值能达到几亿元的企业经营得还算可以。“我们的银行负债还少一点,有的企业银行负债很多,如果不生产不行呀。”黄姓经理说。

  同样来自无为的另外一家产值在两亿元左右的电缆企业——安徽怡和电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黄经理告诉记者,“怡和是一家效益比较好的企业,每天还能三班倒加工产品。”而之所以能够做到如此,是因为公司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竞标方面,并深谙招投标市场上的诀窍。

  黄经理告诉记者,“这得益于老板对市场的把握比较好,业务员全部在外边拉订单,老板亲自带队做销售。遇到有需求的企业,就会参加竞标。有时候招标时和对方建立信任联系,后边二期、三期、四期的工程都不用再进行招标了,就直接用我们的产品。”

  黄经理同时透露,“弃标这种情况在行业内也时有发生。招标时往往会涉及到许多种类的电缆,有些产品型号不好生产,他们如果需要从外边购买再供货,高于生产成本就划不来了,这样就可能会弃标。低价中标企业往往是第一单先亏本,建立关系后,靠之后的单子挣钱。”

  如果这还算对行业潜规则的委婉披露的话,常州安凯特电缆有限公司一名大区销售经理在打给记者的电话中则直接表示,“现在这个行业过剩程度已经快没法做了,整个行业从头到尾充满着潜规则。”

  他告诉记者,“每次招标,来自安徽、河北的企业少则五六家,多则几十家,而招标企业则根据谁报的价格低将标给谁。在中国大唐集团公司2012年11月电缆集中采购项目——呼图壁项目、新疆风电项目竞标中,这家企业败于两家出价更低的企业。”

  “以低价中标的企业正常来说都没法生产,只有偷工减料降低成本。更可怕的是,很少有人能管这些事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则告诉记者,“采取跳米还好一些(这不涉及产品质量),更可怕的是偷工减料,如黄铜包红铜、铜包铝等方式来降低成本。”而当记者问及“这样做不怕被发现吗?”对方的回答则是,“给钱啊!在验收时给验收人员做做工作。”

  法学专家:产品价格成本标准待建

  然而,尽管不要低价是业内人士的共识,但有关成本的计算方式却远没有这么简单。

  国家发改委信息中心吕汉阳博士告诉记者,“不同的投标供应商因其技术能力、专业水平、知识产权等方面的情况不同会带来生产成本的不同,因而会在投标报价方面存在巨大差异。”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