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业报道 > 总裁对话 >

李佐军:中国十个领域蕴藏巨大商机

2013-08-22 11:42 来源:《中国新时代》T|T

  

1

  此篇为《中国新时代》对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的专访。

  主持人:您在2011年预言2013年中国经济会出问题,现在两年过去了,中国的经济有没有不一样的转变?

  李佐军:我觉得,现在中国经济正在发生5大转变:

  第一个转变,中国经济正在由追求速度型粗放式增长向追求效率、效益型的无水分增长转变。

  第二个转变,中国经济正在由原来的更多看重短期增长情况向中长期和持续地健康增长转变。这是因为现在领导层知道,实现“中国梦”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这就要求为了这样的一个长期的增长目标,我们要在短期做出一些牺牲和放弃,所以,大家能看到现在我们政府可以容忍经济增长速度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以及其带来的痛苦,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更长远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第三个转变,中国经济正在由原来需求端的三架马车来拉动经济增长向更多强调从供给端拉动经济增长转变。大家很熟悉原来“三架马车套路”,主要靠投资消费,外需不行了,就扩大内需,投资不行了,就扩大消费。

  现在看来,光靠这三架马车还不够,这样的套路短期拉动经济会带来一些副作用和后遗症,因此,我们现在正更多从供给端寻找未来经济增长的推动因素,例如中央最近反复强调的“释放改革红利”、“推进改革”,或者说创新驱动、结构优化或结构升级,这种供给端的因素可以更长期可持续地提供经济增长的动力。

  第四个转变,中国经济正在由原来的主要依靠政府拉动经济增长向市场拉动经济增长转变。十八大之后,中央强调改革的核心是要正确处理政府、市场的关系,这里面最核心的内容是,政府干好该干的事情,其他的交给企业、市场和社会,所以我们现在要加快推进政府审批制度改革,更多地发挥企业合力来推动经济增长。

  第五个转变,中国经济正在由原来的主要依靠宏观政策调控经济向更多依靠制度变革来拉动经济转变。最近,中央反复强调,宏观政策要稳重,像利率、汇率,还有存款准备金等宏观政策工具不要不停地变化,要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区间,使广大的企业有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预期,未来中国将主要靠制度变革为广大企业创造良好的制度和政策环境,这就是中国正在发生的各方面的转变。

  主持人:2011年时,您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很悲观,现在,我们的经济在有了上述这么多转变后,您是否有了新的观点?

  李佐军:结合2013年的经济形势,我只能说,未来两三年,我们可能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只是因为中国经济要调结构、压产能过剩,必须要消化过去过高增长所带来的一系列矛盾和问题,所以从中期来看这样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是很难避免的。但是,在经历这一次调整之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总体上依然是乐观的,这主要是由3点因素决定的。

  第一个因素是,中国的结构生产力依旧充足。所谓结构生产力就是指工业化、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过程中所释放的生产力,用结构生产力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经济的增长比其他国家快那么多,例如为什么欧美国家增长2%、3%就算高增长,而中国经济增长7%、8%就是低增长了?原因就是西方很多国家的工业化、城镇化已经完成,没有多少结构生产力可释放了。

  从现在来看,欧美国家经济增长主要靠技术进步和要素投入的增加,而中国经济除了靠技术进步和要素投入外,还可以通过工业化、城镇化等结构生产力的释放来获得比欧美国家高得多的经济增长速度,这也是中国经济的活力所在、优势所在,更是我之所以觉得未来经济总体乐观的依据所在。

  目前,中国的工业化、城镇化正处于中期阶段,大约相当于一个人的年龄正处于三四十岁,年富力强,我们还经得起一次调整。

  第二个因素是,中国的制度变革生产力还有很大的释放空间。很多人对中国的制度有意见,但正因为中国的制度还不完善、不合理,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制度的完善和变革来释放更多的制度变革生产力,欧美发达国家的制度很完善了,这也决定了他们未来没有多少制度变革的生产力可释放了,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前提,我们改不改?

  十八大之后,中央传出明确的信号,我们要加快改革,我们要释放改革的红利。现在中央也正在制定改革的方案,下面可能要推出改革的直接措施,明年改革将有可能全面展开。我想只要我们去改,去解决各种争执的问题,未来并不悲观。

  第三个因素是,中国要素升级的生产力还将有次大释放。所谓要素升级就是指技术进步、人力资本增长、信息化这些,我们观察得出,中国的要素升级并没有因为这次经济调整而中断,尤其是技术的推广应用还在往前推进,人力资本也依旧在增加,你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可以选择继续接受更好的教育,这包括出国、进修等多种形式。

  而在信息化的推广应用方面,中国做得也不比其他国家差。所以我认为未来到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将处在6-8%这个中数增长区间;2020年到2030年,中国经济增长将会在4-6%的中低数间波动;2013年后,中国经济才会出现2-4%的低速增长,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其他国家也是这么过来的,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当工业化、城镇化进入到一定阶段之后,经济增长速度会逐渐出现下滑,我想中国也会遵循这个规律。

  而且,即使按这样的速度增长下去,它仍然是世界最快的速度,中国很有可能在20年左右,GDP总量接近或者超过美国,仍然能够提前20年实现小平同志说的“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未来的机会在哪里?

  主持人:您说中国还有很多生产力可以释放,那在您看来,中国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已经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未来,中国制造业还能持续发展下去吗?

  李佐军:目前,中国经济增长阶段正在由高速增长阶段向中速增长阶段转换,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个痛苦的调整过程,也将面临较大的挑战。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的制造工业从此又走向相对衰弱了呢?说实话,我不同意这一观点。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我们国家现在仍然处于重化工业阶段,制造业是重化工业的一个核心行业。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