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业报道 > 商业评论 >

任正非海外再约媒体:我一贯不是低调的人

2013-12-04 12:02 来源: 东方早报T|T

  

任正非海外再约媒体:我一贯不是低调的人

  现年69岁的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鲜少公开露面。

  69岁的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正一点点撕掉外界贴给他以及华为的“低调”“神秘”标签。

  11月25日,鲜少公开露面的任正非再度走到台前,在法国接受媒体采访,话题从建筑兵、持股比例,到贸易保护主义,尺度颇开。

  任正非特意强调,“我一贯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否则不可能鼓动十几万华为人”,“在家我平时都和小孩一起疯……我很乐意夸夸其谈。我并不是像外面媒体描述的低调的人。”

  任正非对法国记者称,他对任何一种(贸易)保护都不担忧,“谁也阻挡不了这个社会变成信息社会。当流量越来越大时,主要是看谁能解决疏导这些流量的能力问题。当前在疏导流量方面华为能力是强的。所以你愿意不愿意,可能都要采用华为的设备。”

  据当地媒体报道,与会的记者被告知,这次突然召开的媒体见面会,与近几个月来华为在欧洲受到的质疑氛围无关。

  这是继今年5月在新西兰首次接受外媒采访后,任正非第二次如此正式地与国际媒体近距离接触。

  华为一名内部人士昨日对早报记者称,任正非近来频频与海外媒体沟通,一方面缘于华为公司治理越来越透明化,安排任正非的访问也水到渠成;另一方面,这些海外市场对华为来说也非常重要,有助于帮助华为拓展当地市场。其实,除了接受媒体采访,任正非还频频拜会投资国的政府高层,为华为在当地投资塑造政商关系。就在11月25日,任正非还分别会见了法国生产振兴部长阿诺·蒙特布尔和外交部长洛朗·法比尤斯。

  当天采访结束后,任正非马不停蹄,飞往罗马尼亚。

  当地时间11月27日下午,正在罗马尼亚访问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参观了华为罗马尼亚公司。据新华社报道,李克强在华为公司说,他此次访问罗马尼亚并出席中国-中东欧领导人会晤,目的是推进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务实合作。中国政府将继续支持讲信誉、有实力、守法律的企业走出去,坚决反对用贸易保护主义和滥用贸易救济措施来保护落后,坚定维护中国企业的海外合法权益。

  谈身世

  “大学毕业后当建筑兵”

  任正非的身世,尤其是从军经历,备受外媒关注。

  在回答法国《回声报》记者提问时,任正非作了一段“自我介绍”:“我小时候生长在贵州的一个少数民族边远小镇(镇宁县),在小镇读了小学和中学,随父亲工作变动,到了一个小城市(都匀市)读中学,然后考上大学。我父母都是中小学教师,他们在我们的教育上付出非常大。”

  “我认为自己从来都很乐观……包括小时候很贫穷,我也认为自己很快乐,因为当时我也不知道别人的富裕是什么样的。直到40多岁以后,我才知道有那么好吃的法国菜。”任正非说。

  1963年,任正非就考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学的是建筑。“电子方面是自学的,是改行了的。”

  “大学毕业后我是当兵了,当的是建筑兵。当然是军官,不是士兵。”任正非强调,在中国“当兵”这个说法是指行业,而不是职位。

  他还提到,他当兵的第一个工程就是法国公司的。那时法国德布尼斯·斯贝西姆公司,向中国出售了一个化纤成套设备,在东北的辽阳市。“我在那里从这个工程开始一直到建完生产,然后才离开。我是从事石油裂解开始的油头8个装置的自动控制工作。当时有400或600多个法国专家在现场指导工作,他们教了我化工自动控制。”

  据任正非讲述,当时中国比较贫穷,国家的理想就是每一个老百姓都能穿上化纤的衣服。但那个化纤厂建好以后,中国就改革开放了,改革开放后中国人认为棉布比化纤好。

  谈创业

  “糊里糊涂进入电信”

  谈起创立华为,任正非坦言,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要创业,“因为中国改革开放后,要裁减军队,要裁减非战斗部队,比如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我们就脱下军装了。”

  “中国当时正面临着社会转型,我转业在南海石油深圳开发服务公司工作,这个公司主要是盖房子。1982到1983年,这时已经是市场经济时代了。南海石油深圳开发服务公司,隶属深圳市政府。深圳想给南海石油多盖些房子,赚它的钱。我因为不适应市场经济和管理方法,没有干好,人家也不要我了,我只好辞职找工作。”任正非说。

  这段经历也被写入了华为官网对任正非的简介。

  按华为官网披露,1983年,国家整建制撤销基建工程兵,任正非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工作不顺利,1987年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华为公司。

  至于当初为何选择了电信这条路,任正非归结为“不聪明”。

  “如果我聪明的话,不走上电信,也许对我的人生意义会更大。如果我去养猪的话,这时可能是中国的养猪大王了。猪很听话,猪的进步很慢,电信的进步速度太快,我实在累得跑不动了。”任正非直言,那个时候就是错误地以为电信产业大,好干,就糊里糊涂地进入电信了。

  至于华为公司的命名,任正非直言“有极大的随意性”。

  “我们当初注册公司时,起不出名字来,看着墙上‘中华有为’标语响亮就拿来起名字了。”任正非认为,这名字“起得不好”,因为“华为”的发音是闭口音,不响亮,“十几年来我们内部一直在争议要不要改掉华为这个名字,最近我们确定华为这个名字不改了。我们要教一下外国人怎么发音这个名字,不要老发成‘夏威夷’。”

  谈财富

  “从没考虑过财产分配”

  任正非在华为1.4%的低比例持股,同样为外媒所关注。

  任正非说,“为什么要持有更多的股份?难道我要一辈子承担企业的经营责任吗?总有后面的人比我们优秀,就让他们去管好了。”

  据他称,华为是一人一票制,而不是根据股权重量。“在董事会上我说得对大家听取,我说得不对,大家反对,我们从来都是民主讨论。”

  在回应是否会把股份传给子女时,任正非说:“我没想过身后什么事,我太太的观念是把儿女培养成有能力的人。她说前面十几年辛苦,后面一辈子都不苦。如果前十几前没有努力教育好孩子,孩子没有教育好,后面几十年都是痛苦的。我赞同她的观点。”

  任正非有3名子女。“因为我孩子总体教育是成功的,所以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财产怎么分配的问题。”任正非说。

  他还提到,华为约有7万多人持有公司股份,其中持股的外籍员工“应该是几千人,上万人”。

  据任正非介绍,华为中方员工持有的股份也不是真正股份,叫虚拟受限股。“比如员工到了一定年龄,退休时可以自愿决定放弃还是持有。如果持有的话是要承担风险的。”不过,员工所持的股份不能传给下一代。

  谈国际化

  “不关注棱镜门”

  而对于华为的国际化,任正非强调“要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走出来”。

  “如果一开始就强调董事会国际化的话,今天会乱得一塌糊涂,不知道向哪里走。”任正非说,他不认为今天华为公司就很先进,“我们还是一种过渡时期。”

  据介绍,华为的子公司已开始有外籍董事,如澳大利亚子公司董事会。

  谈及“棱镜门”后西方国家对华为的态度,任正非说,“对棱镜事件我们不关注。这个事件讲的是信息的问题。信息的问题更多是互联网公司的问题。我们做的是管道,就是传输信息的管道。甚至我们做的不是管道,仅仅是做管道的铁皮。自来水污染了,应该去找水厂,不应该怨铁皮。”

  今年8月,中欧贸易史上涉案金额最大的光伏贸易摩擦案最终以和解告终。市场同时传出消息,欧盟将暂缓决定是否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展开贸易调查。

  在回答有关华为在中美关系中角色的提问时,任正非强调,华为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公司。“我们在美国的销售额就是10亿美元左右,中国的出口可是几万亿美元。中国政府更多关心的这个大数目对他们的影响。中国政府更多的关心是就业问题,关心大众的问题。我们本身是个民营企业,不具有什么高度的政治地位。”

  “如果中美两国的关系,华为夹在中间产生影响的话,影响两国的交往不值得。所以我们决定退出美国市场,不再夹在中间。”任正非说,华为手机在美国仍有很好的销售。

  据他介绍,华为未来将在法国新增三个研究所:一个是美学研究所,关注于色彩学;二是数学研究所;三是芯片设计中心。

  谈生活

  “实际上是个宅男”

  任正非自称是个爱看书的人,看了哪些书回答不出来。

  “我实际上是个宅男,我没有其他的生活爱好,下班就回家,不是读书就是看电视,看纪录片,看网络。我阅读速度非常快,书读得很多,不知哪本书影响了我,哪件事影响了我,思想是怎么生成的。”任正非直言,他不了解韦尔奇,“我们学的方法是IBM的。IBM教会了我们怎么爬树,我们爬到树上就摘到了苹果。我们的老师主要是IBM。”

  谈及这次采访的动因,任正非说,“我很重视中欧关系的解决,华为和欧盟关系的解决。我在英国、很多国家都会见过媒体。法国代表处老是叫苦,说你不出来见媒体我们不好做工作。我就说,有空我们就见见。”

  “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家,为什么不只看我的主流,忽略细节,一起浪漫呢?”他不忘告诫媒体,要看他的主流,不要盯着他哪里讲错了。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