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业报道 > 商业榜单 >

2013年中国十大企业雄主:只有1位是女性

2014-01-02 16:31 来源:: 时代周报T|T

  2014年,如期而至。

  在过去的一年中,华人首富李嘉诚撤资,一再惹人关注;许家印随着足球队的成功,风头无两;兰世立终于走出囹圄……

  而在这一众纷扰中,两个“赌局”则引发了更多热议—马云和王健林下注亿元,对赌“10年后的2020年,中国零售市场份额中电商能否占到半数以上”;年末,传统制造业的格力掌门人董明珠又与小米雷军下注10亿元。

  这两个“赌局”,被视为传统行业对决移动互联网领域。而王健林最新一次的表态则称,电商和传统零售并不是非此即彼,“任何一个新的模式不可能完全灭掉以前所有的经营模式,我们都会赢。”王健林所说并非客套之词。可以预料的是,“董雷赌局”也不会有输家。

  移动互联网来势汹汹,但与此同时,传统行业也并没有江河日下。否则,也不会有丁磊养猪,柳传志种桃。并且,传统行业之中的创新动力也一直存在。

  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灵魂,甚至是本能。熊彼特关于企业家是从事“创造性破坏”的创新者观点,凸显了企业家精神的实质和特征。

  除了创新,“褚橙”代表的则是另一番境界。

  财富,人皆向往之。孔子在《述而》篇中言及“富而可求,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 。

  富有并非身份地位高低的唯一衡量标准,却又对个人际遇起到重大影响。大多数时候,富令人艳羡,但也有的时候,富成为一种罪过。

  在汉语词汇中,凡是可以称之为“家”的职业头衔,大抵是形容这一人物在这一行业已成其为“人物”,引以为同道之魁首、后进之榜样、研学之典范。“企业家”这一三字而成的偏正词组,落点在“家”,以企业做修饰定语,亦呈风范。

  试观海内,成其为“家”的企业界人士,虽不至于凤毛麟角,却也殊为不多。更为常见的当是生意人和商人,而这二者之所以未敢称为企业家,一则格局未足,二则底蕴未显,三则非以仁人之道猎取财货,既猎取财货又非以仁人之道散其财货。

  在2013年度,或因财富、或因技巧、或因模式而为世人所看重的企业界人士中,并未有一蹴而就而博取“企业家”之名号,但凡有被视为企业家的成功商人,多是历年积累而所致。如以耄耋之年而耕耘收获一箱箱褚橙的昔日“烟草大王”褚时健,在其商海沉浮历程中,有其精明的一面,亦有其颇受争议的一面,而之所以广受瞩目甚至为众人所敬,正在于其久折不摧老当益壮的企业家精神。带月荷锄开荒山,静待果熟十二年,不是每一个以商为业的商人都能历尽浮华与沧桑之后,如此般淡定从容,蓄势待机。

  昔日的“湖北首富”兰世立,可谓年少成名,第一桶金赚得千万,直言“想不到赚钱这么容易”,继而以八百里洞庭之势直冲霄汉,餐饮、旅游、地产、航空均欲涉足,未明战局先入战场,试图以一己之力革强势利益之命,结局可想而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势合则事半功倍,势不合则事倍功半。2013年出狱的兰世立仍笑傲往昔之举乃“虽败犹荣”。对其成败,世人已定,而荣与不荣则尚未有定论。明势所以成事,观大局方能做局。华人首富李嘉诚的多年从商经历从侧面印证其洞明时势了然大局的从商之道。2013年,李嘉诚撤资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毁誉参半。反对者认为作为商界巨擘,应当时时考量商业之外的社会影响,标杆性人物撤资一起,资本市场跟风十数,对于两地经济伤害不言而喻,遑论信心比黄金更重要;支持者则在商言商,认为不必过度放大李嘉诚的影响力,更不应当道德绑架李嘉诚,首富也好,企业家也罢,属性不过一生意人,既然是生意人追逐利润是第一要务,资本的腾挪不过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况且李嘉诚资本增殖年轮最大的时期也正是通过抄底香港地产暴富的时候,对于跨国资本来说在世界其他地区逢低吸入又有何不可?

  受现代商业文明浸淫日久,现今并没有几个商人愿意公开称呼自己为“红顶商人”,亦没有人当众喧哗其非同一般的政商关系。不过,从近来落马的高官中,仍能发现每一位曾经身居高位的政界要员背后皆有一串潜隐的商界阔佬。曾经“富”态可掬的成功商人徐明,在2013年换了一个身份—证人,而大众在讶异其面庞由圆润而瘦削的同时,更对其攀附权贵编织关系网的能耐讶然不已。

  生意人永远会从生意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结交权贵的显性与隐性目的皆如此。即使在今天,胡雪岩依然有众多拥趸。或曰:“吕不韦奇货可居乃古今投资回报率最高者也。”太史公如闻此语,当叹“有此念者殊为可悲也”。

  也有自剖“在商言商”寡淡不语政治者,不过引发的大范围讨论似乎尚没有平息的迹象。柳传志与宗庆后,一南一北堪称“大腕”级企业家,不发声则矣,一发声则一鸣惊人。二人出乎商业而谈及的社会现象又超于商业,柳好发议论又称“在商言商”,宗则挞伐媒体环境,来年诸多变化或也肇始于此。

  也有讷于言敏于行者,恒大足球称鼎亚冠,许家印2013年收获的肯定远超那条爱马仕腰带。

  历来有崇尚毁家纾难捐资助国的企业家,而鄙夷大发国难财攫取民脂民膏的不义商贾。而在稳定发展时期,世人并不苛求企业家慷慨解囊,因大凡企业守法正当经营即是为社会创造财富,大凡企业家蓬勃有为即是为社会贡献才智。民食其力,贾食其利,自然之理也。

  时变世异,遵循商业道德,讲求致富有所为有所不为当是当下及未来一段时期,生意人们努力进取的行为准则。因为社会对商业群体的期待,富而有仁,富而好礼,富者有贵气,饶如陶朱公、猗顿之辈富而不以为意犹可,切不可如石崇、王恺之流一时争豪而忘乎所以。

  正所谓商贾有道,称“家”不易,朱熹《四书集注》之中,谓之曰:““仁者散财以得民,不仁者亡身以殖货。”

  2013年·中国十大企业雄主

  兰世立:咸鱼翻生乎?

  狂狷是兰世立在经营企业之外留给世人的印象,甚至于在三年牢狱之后仅仅沉寂数月,他又通过网络再一次高调复出。这位曾经的湖北首富如今自称“虽败犹荣”,而外界亦在观察曾经的那颗好胜之心是否依然强烈。

  施正荣:出局的首富

  首富是荣誉,也是催人奋进的鞭子。逆水行舟,施正荣2013年过得并不如意。曾经一手创立的光伏巨头尚德破产重整,而贵为曾经的首富竟成为出局者,尤令人唏嘘的是,光伏行业的曙光似乎就在眼前。

  王健林:“富贵险中求”

  新首富王健林在2013年有两句话,兹录如下,其一曰:“亲近政府,远离政治。”其二曰:“富贵险中求。”有心人当能解之。

  马云:“教主”的野心

  阿里巴巴IPO在2013年成为了被嚼烂了的话题,其中阿里“合伙人”制度则是其中最被翻来覆去咂摸的主旨。如同神话里阿里巴巴要控制山洞中的宝藏需要一个芝麻开门的咒语一样,马云也需要一个“合伙人”制度以保证其在阿里的控制权—成为“教主”当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魏家福:央企亏损王

  到龄退休,中远集团董事长魏家福在最后之际,未能功成身退,皆因其掌舵下的上市公司中国远洋[-0.30% 资金 研报]连续两年巨亏总额达200亿元,也因此被冠以“A股亏损王”的尴尬称誉。首富难当,央企掌门人同样难做。

  董明珠:巾帼“赌徒”

  与小米雷军开出10亿赌局,格力掌门人或许正是对于从事的制造业过于情深义重,才敢下此重注。她大声疾呼:“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不应忘记实体经济的作用。”

  柳传志:学“褚橙”,种“柳桃”

  年近七旬的柳传志,在过去的一年因“在商言商”引起铺天盖地的舆论风暴;而随后“褚橙柳桃”的风行,则让这位企业家的“产业报国梦”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焦点。

  李嘉诚:首富难当

  “李超人”少小离家,赴港打拼多年,终成一代富贾。耄耋之年,本应含饴弄孙,不退休的“超人”又在2013年深陷撤资漩涡当中。而后,他主动出面,称“不赚最后一个铜板”。但,风波还未完全平息。

  许家印:我“懂”足球

  恒大足球队亚冠称霸。敢称懂得中国足球的人不多,虽不知许家印有无此期许,但他却的确借此成为中国球迷心中最成功的俱乐部老板,即使他原本是一位地产老板,即使他原本也爱足球。

  万隆:“世界第一屠夫”

  斥资71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生猪及猪肉生产商美国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随后,又盯上了欧洲加工肉制品市场巨头Campofrio 食品集团。万隆和他的双汇,不满足只当“中国第一屠夫长”。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