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业报道 > 商业评论 >

中国企业家为何爱自虐?

2014-02-25 15:02 来源: 金融界综合T|T

  据BWCHINESE中文网报道,中国企业家真的喜欢“自虐”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石军伟可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正是管理精神的复苏。

  近日,关于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从去年10月开始,要求格力1000多名党员全部佩戴党徽上班,成为讨论的热点。“要重塑党员形象,更重要的是要让员工监督你。”董明珠说:“干部不好,员工才不好。好的干部,往往是敢于做“坏人”;一个事事对你点头的干部,可能正在伤害大多数人的利益。”

  这种观点正好和日本当代首屈一指的管理大师有“东方德鲁克”美誉的畠山芳雄的核心管理思想《这样的干部辞职吧》、《培养部下的100条铁则》等一致。

  “我推崇军事化管理”,董明珠坦言:“很多人说女性管理者,更人性化;我说没有‘人性化’的管理,管理只有一种,就是制度,不分男女。管理是企业的根基。”在格力,人行道和车道泾渭分明,如果员工在车行道上走路,就要被开除。“如果被车撞了,这是人性化么?”她说。

  然而,也在去年,一个美国企业代表团到格力工厂考察;走时,美国人竖起大拇指,送了三个字:“自虐狂”。真是这么回事吗?中国企业家真的喜欢“自虐”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石军伟可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正是管理精神的复苏。

  据13日某报报道,董明珠要求格力1000多名党员,全部要佩戴党徽上班!并且这个规定从2012年10月份就已经开始执行了。执行与落地结果暂且不说,单从网易网友的跟贴来看,赞成者寥寥无几,“鄙视”或反对者十之九成还多。一家企业的一项规定,竟然引致了如此“齐整”的反响,有些匪夷所思。

  笔者看法与诸君截然相反:董明珠的做法不仅经得起推敲,而且值得其它企业学习。我将其归纳为“管理精神”的复苏。

  不赞成者的主要逻辑不外乎这么几种:一是董明珠将企业与政治混在了一起,其实搞产品的与党徽无一毛钱的关系;二是向政府表忠心,为了订单;三是过于形式主义,不实用;四是愤青思想,这个不用多说,大家可以想到的;五是所谓的理论评判,从世界通行原则推定格力这招犯了所谓的“管理大忌”;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我想说的是,如果以如此感性的思维、如此简单的逻辑来评价董明珠的这条简单的规定,确实表明两个现象:一是管理不是大家伙茶余饭后、百姓巷谈的那种故事;二是我们更缺少象董明珠这样的懂行的管理行为。

  一个企业要想基业长青,形成强大无比的群体战斗力,不是仅靠一个或少数几个“明星企业家”得到的,她必然要有一支庞大的、行动一致的、令行禁止、高效无比的人才队伍做坚实的支撑与后盾。

  要想队伍庞大不难,但想要庞大的队伍“行动一致、令行禁止、高效无比”,如果没有“管理精神”,则绝不是那么容易的。

  换言之,你可能拥有无数的员工,但如果这些人不能达到你所设定的上述要求,那他们远远不能称为企业的“人才”。人才,一定是相对于某个企业的事业而言的。你可以达到企业所需要的职业要求,你就是职业的、专业的人才。

  否则,你就只能是一个“人”或“员工”。正如松下幸之助所言,“松下公司首先制造人才,兼而制造电子产品”。在制造人才队伍时,领导与管理就是非常重要的两类行为。你要“制造”一两个或少数几个人才,发挥你的领导才能足够;但要“制造”一支庞大的、有战斗力的队伍,你必须得具备和运用“管理精神”。

  领导与管理,也是企业里非常容易混淆的两种行为。简而言之,理想的领导行为就是通过领导本人的影响使公司变得与众不同,但理想的管理行为却是通过严格的制度使公司上下一致地表现得如同一人。

  这两个看似没有明确的边界,但在公司里产生的效果却是截然不同的。大家更希望看到的是有领导魄力、个性鲜明、创造力十足的企业家,这其实是满足自我崇拜心理的一种认同性诉求。

  对于非常高效、敬业、职业、专业的管理精神,大家却敬而远之,认为这样的企业家太没趣、太象工程师。可能在内心深处,大部分人会认为:管理制度嘛,哪个都会做,用来管理别人还行,但有谁本人愿意遵守呢?再说了,制度太多,哪儿能遵守得过来呢?

  这正是中国企业“管理精神”沦陷的真正“祸根”!所谓管理精神,我认为可简要地概括为如下几个词:“确定、理性、共性与效率”。

  所谓确定,就是所有人的行为或所面对的任务,在管理视角看来,不应该存在不确定性或变数,这是管理的前提。

  比如说,“戴党徽”就是一项具体的、确定的任务,不管其它企业如何要求,应当戴党徽的人,必须戴,而且应当按具体规定戴好。

  所谓理性,就是这种行为应当是多次推敲过,所以不论什么人,都应当做出所要求的行为或提供相应的技能,而不应该在行动的过程中擅自改动、变形或自做主张地添油加醋。

  比如,公司规定必须天天佩戴党徽,你不可以自己决定只在一、三、五戴,二、四、六、日不戴。又如公司的一项制度,你不可以说在面对上级检查时做得非常标准,其它时间可稀松些做;这样的话,不叫理性。

  谓共性,就是不仅你一个人做得到、做得好,还应该让你的周边的相关人士也象你一样做得到、做得好。不仅在一件事情上做得好,还能够在其它事情上做得一样好。

  正像美国西点军校的《学员荣誉准则》中第一条所明确规定的那样:“不得撒谎、欺骗、行窃,也不得容忍他人有这种行为”。

  如果达不到共性,“队伍”就无从谈起。比如,如果一个公司的员工连“戴党徽”这样的规定就做不好、或不能让你的同事也做得象你一样好,那这家公司的“人才队伍”就一定会有问题。

  所谓效率,应该不用太多解释,但我可以个性化的理解为:最小的因分歧导致的额外成本、最大的由共同努力带来的额外产出。

  你可能会说,这样的四个词就能代表“管理精神”吗?可能不会,但如果你能在公司的管理与运营过程中,坚持不懈地首先从这个四方面做好各种各样的事情,你肯定就能真切地看到“管理精神”在你公司中迸发出的能量、内涵与外在生产力。

  我有一个简单的观点:能够把一件简单事情重复做好一千遍,那你肯定不简单,成功肯定会等着你!

  不要说“戴党徽上班”是无聊、无用的小事,如果你连小事都做不好,哪来的大事给你做?“管中窥豹”虽可见一斑,但如果这一斑长得不好看,我还有兴趣再去看“第二个、第三个斑”吗?

  正如董明珠所言:“很多人说女性管理者,更人性化;我说没有‘人性化’的管理,管理只有一种,就是制度,不分男女。日常工作可以随意性,但是原则问题是铁的纪律。”

  在格力工厂,人行道和车道泾渭分明,如果员工在车行道上走路,就要被开除。“如果被车撞了,这是人性化么?”在董明珠看来,亲和力不过是管理失去严谨的掩饰,导致因人而异的结果。我们可以将此简称为“董明珠风格”,也就是“管理精神”的直接体现。

  我们的企业,总是觉得这件小事不打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比这更有意义。这样的一种心态,就是腐蚀“管理精神”的一大毒药。

  如果你不认同董明珠在这样小事上较真的“董明珠风格”,那你会象她那样,在面临珠海的质检机构多次跟格力表示“会多多支持企业”时,却一口否决:“最大的支持是严检,哪怕产品有一点点问题,你就给我退回来。”并且能够苛刻到近乎“自虐”的地步吗?你能够理解为什么乔布斯会成百上千次地更改iPhone的每一处小小的细节设计吗?

  从这个视角来看,我认为“细节决定成败”是个伪命题,如果没有一种持久的“管理精神”或“细节精神”,单个的小细节能决定成败吗?你用什么来支撑在“所有的细节”方面都能够“完美无瑕”?

  不要认为管理丑陋,领导光鲜,所以就追求闪个不停的镁光灯。是个好领导,但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那你只做对了一半。要知道,对企业家来说,只对一半,等于没对或全错。要知道,如果没有坚实的“管理精神”,你的领导形象会很快的“碎为一地鸡毛”!

  所以,“戴党徽”的确只是一件小事、小制度,但如果只能在格力执行下来,而在贵公司却成为“字度”,那你就可以据此看到自己与董明珠在“管理精神”上的差距。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这句话,在当前的环境中,用到构筑企业“管理精神”的工作中,似乎也一样地合适。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石军伟 作者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工商管理系副主任,兼北京大学中国低碳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