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资讯中心 | 商业 | 财经 | 证券 | 理财 | 消费 | IPO | 科技 | 汽车 | 房产 | 创业 | 企业 | 图片 | 娱乐 | 社会 | 问吧 | 新疆 | 绥化 | 网址导航 |

商业首页 > 商业报道 > 焦点关注 >

兰世立:一味地为自己鸣冤我可能就成了顾雏军

2014-03-19 22:10 来源: 法治周末T|T

  

兰世立:一味地为自己鸣冤我可能就成了顾雏军

  

兰世立:一味地为自己鸣冤我可能就成了顾雏军

  兰世立

  “我不想一直纠结于这些年的恩怨情仇,我更想的是带领东星集团超越过去”

  法治周末记者李飞发自湖北武汉

  从原本拥有7000多人的东星集团,到如今不到200人的重建团队,如今的兰世立想要重返荣耀看起来并不简单。然而,当于深夜见到法治周末记者时,他仍然谈笑风生,并未透露出对未来的担忧。 对于已经纠缠了5年的东盛地产股权案,兰世立似乎没有外界所认为的锱铢必较。相反,法治周末记者见到他时,他正随意地靠在宾馆的办公桌旁盯着手机,熟稔地刷着微博。对他来说,近期网友对东星集团的关注以及网络舆论的最新动向,似乎比纠结的股权案更有吸引力。

  当与记者逐渐谈及东盛地产股权案以及东星集团的近况时,他的语气未见沉重,思绪却在不经意间数次折回对往事的回忆。

  “这个案子已经纠缠5年,万一还要拖下去呢?想要超越从前,不能完全依赖这个判决。”兰世立看似轻松地谈道。

  相比于案件的进展,近期媒体上关于武汉市原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的发声、关于他本人的其他报道,让他更为敏感。

  针对近期的种种焦点,法治周末与兰世立有了下面的对话。

  “袁善腊想起诉我,非常好”

  法治周末:对于你自己的经历,你曾多次明确表示与武汉市原常务副市长袁善腊有关,这让袁善腊对媒体提出“如果条件成熟,我将依法对他(兰世立)发起诉讼”的声音。对此,你如何回应?

  兰世立:我只想说,非常好。想起诉我,应该在我(最初)举报他的时候就提出起诉,为何时至今日仍然迟迟不见动静?相反,关于袁善腊涉嫌滥用职权的证据我早已经在微博上公开发布,作为向纪委举报的证据,届时谁是谁非自然可以真相大白。

  法治周末:你曾透露过东星航空(东星集团子公司)破产后,武汉出境游费用涨了很多。对此,袁善腊曾通过媒体表示,那是因为东星航空的低价是违背市场规律的,属于恶意竞争,东星航空挖飞行员比别人贵,租用的飞机比别人费用高,机票的价格却比别的航空公司低很多,结果最后连飞行员工资都发不出来。对此,你是否认同?

  (听到这一提问,兰世立笑了笑)

  兰世立:这是袁善腊说的?呵呵。与其反驳这个观点,不如给你提供一组数据:2008年的武汉航空公司(现东方航空武汉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武航”)采用的是波音737300型号的飞机,现在可以说是中国最落后的机种,一个月的租金也要45万美元。而东星航空用的是空客A320,我们一个月的租金才30万美元。而且,请注意,东星航空的飞机是全新的,而武航的飞机当时多是有十几年历史的旧飞机了。

  而哪怕就是以空客A320机型的租金来做横向比较,在2005年租用空客A320机型的业内同行里,南航的租金是33.5万美元/月,国航是35万美元/月,租金谁贵谁便宜一目了然。用租金问题来质疑东星航空,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如果不是案子到了庭审时期,我不会出来发声”

  法治周末:那么东星航空当时是否存在经营不善、拖欠工资的问题,致使整个东星集团最终不得不向外借款?

  兰世立:事实上,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时,东星航空确实与其他航空公司一样经历过短暂的财务压力。当时航油价格从74美元一桶升到了174美元,翻了一倍多。更糟糕的是,2008年2月南方雪灾,我们大量飞机在广州;接着就是广东、广西的水灾;再加上鲜为人知的海南霍乱,让当时有一半运量在海南的我们非常被动;再接下来就是汶川地震,对航空业更是沉重的打击。

  在那种情况下,东星集团决定于2008年7月将16亿元的资产做股权质押向融众资本筹借3.15亿元周转资金。而正是因为这份合同,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关于这部分内容,是东盛地产股权案的核心焦点,兰世立一直坚持,当初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的实质为借款合同,而非股权转让合同)

  法治周末:这种财务压力,是否让东星方面考虑过股权转让?还是如有些媒体所说,因为违反市场规律以及恶性竞争,导致东星航空资产混乱,才最终致使东盛地产股权易手?

  兰世立:东星集团确实通过融众资本的介绍,与国航有过股权收购的协商,对方最初的意向是以8亿元至10亿元的价格收购东星航空30%的股份,但不到一个月之后对方却改称以1.4亿元收购整个航空公司,价格缩水了近20倍。我们当然不会同意。

  另外,现在有一部分媒体和公众存在一种误解,以为当时东星的财务压力,已经严重到无法正常经营的地步。实际上是,财务压力并没有持续多久,到2009年1月,东星航空的当月盈利已经达到1100万元,当年2月的盈利更是达到1700万元。

  2008年是中国民航有史以来亏损最大的一年,国航全年亏损100多亿元,东航亏损90多亿元。但2009年反而成了民航增长最快的一年。国航全年盈利90多亿元,东航也盈利近60亿元,就连春秋航空都盈利4亿元左右,而当时春秋航空的规模尚不及东星航空,可以说,如果按照正常的运营,东星航空不可能在盈利期因为财务问题而抵押资产。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所谓东星集团因财务压力而将东盛地产转手他人的动机根本不成立。

  法治周末:尽管你用数据表示当时东星航空的经营状况乐观,但最终东星集团为了拿到周转资金而产生的东盛地产股权案仍然纠葛至今。你现在又站出来说话,是不是想以此来反击(外界对东星集团的认知)?

  兰世立:这个案子已经审了5年了,未来不知道还要审多久。如果我想只靠这一个审判结果来反击,未免有些太天真了。我不想一直纠结于这些年的恩怨情仇,如果不是案子到了庭审时期,我也不会再次出来发声。一味地为自己鸣冤,我可能就成了顾雏军式的人物。但我更想的是带领东星集团超越过去,所以我这次只想针对东盛股权案,通过正常的民事诉讼,把我应得的资产讨回来,这反而比较简单。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闫羽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yunying#cnwnews.com(将#换成@即可)
京ICP备05004402号-1